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陽間擺渡人 一苔蘚-第一百一十六章:緣滅鑒賞

陽間擺渡人
小說推薦陽間擺渡人阳间摆渡人
杨玉芙和李修经过五年的朝夕相处,早已滋生出了感情。
两者虽没有点破这层关系,但旁人早已将他们视为夫妻来看。
动身前,许是李修感觉到了这场探墓凶险万分。
在即将抵达秦岭时,终于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我与他的交易婚约
下墓前,毅然决然地向杨玉芙提出结亲的要求。
这些年,杨玉芙一直陪伴李修,就是在等着他主动提出这件事,又怎么可能拒绝。
立马就答应了李修,并提出寻回李家至宝如意铃后,两人便回到苗疆结亲。
李修自是迫不及待的就带着杨玉芙下了墓。
在心中祈祷着此行可以顺利,尽快取回如意铃,好与杨玉芙回去结亲。
却不曾想。
在下墓不久,李修就遇到了许多难缠的邪祟。
虽说这些邪祟对于李修这样境地修为之人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可奈何,这五年李修和杨玉芙踏过太多凶险的古墓。
惊蛰剑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哪怕是再斩杀一个寻常恶鬼,惊蛰剑都会立马演化出剑灵。
更别说墓下这些难缠的邪祟了。
于是乎,李修也只能将收拾这些邪祟的工作全权交给杨玉芙。
好在杨玉芙本身修为就已经达到了天师,又经过了这五年的磨炼。
早已成为当代实力最强的玄门女,对付这些邪祟自然不在话下。
几个回合下来,杨玉芙便轻松取得了胜利。
可接下来的一路,拦住他们去路的邪祟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惊人。
在抵达最终目标瘟神庙时,杨玉芙早已伤痕累累没有了一战之力。
不过好在,这时墓下的邪祟已经全部被杨玉芙解决掉了。
矗立在两人面前的瘟神庙也感受不到任何阴气。
而更让他们开心的是,祖传的如意铃正悬挂在瘟神庙中央!
当即,李修便迫不及待的跑进了庙宇,将如意铃摘了下来。
却不料,就在他摘下金铃的瞬间,忽地刮起一股极其浓郁的阴风。
紧接着一位人身豹尾的女人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不容分说便向李修发动了攻击。
杨玉芙欲上前帮忙,奈何刚冲到了阵前便被那女人一脚踹飞了数十丈之远。
李修见此情景,深知已经不得不决一死战了。
况且如意铃已经在手,哪怕是演化出了剑灵也有对策可以压制。
便果断出手,趁着女人攻击杨玉芙的间隙。
挥剑便斩断了她的尾巴。
那女人吃了痛,当场便撕心裂肺的悲鸣起来。
魔法戦士凌辱シリーズ
转身便对着李修发动了攻势。
却不料,还未等冲到李修面前,一位浑身浴血的少年突然出现。
少年出现的瞬间,李修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惊蛰剑。
此时的惊蛰剑已无任何积蓄的力量,和寻常木剑没有区别。
惊蛰剑会发生如此异变,其解释只有一个,那便是惊蛰剑已经滋生出了剑灵。
而滋生出的那位剑灵除了面前的少年还能是谁!
异界三侠
剑灵少年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女人,轻描淡写地留下了一句:“他是我的,旁人绝不允许插手,哪怕是西王母也不行!”便迸发出超凡的阴气,回身准备斩杀李修。
李修此时的表情比死都难看,压根没想到剑灵会在这时跑出来。
更没想到这处瘟神庙镇压的竟是掌管灾厉和五刑残杀的西王母!
此时若单单只是对战西王母,李修自认还有一战之力。
可他接下来要面对的,不光是西王母还有一位不知疲倦的惊蛰剑灵。
当即便抱起近乎昏迷的杨玉芙准备落跑,寻思着反正如意铃已经找到。
日后有都是机会可以收服惊蛰剑灵。
奈何天不随人愿,李修刚准备逃离,就被西王母拦了下来。
显然这位腹黑的女人,就是希望可以借着惊蛰剑灵之手杀掉李修。
李修怒吼一声:“无耻!”便也只能全心对战起剑灵,暗中思索起可以尽快收服剑灵的方法。
惊蛰剑灵早已和李修融为一体。
准确来说,只要秘术修到了天师境地。
手上的兵器都会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
惊蛰剑也不例外!
他陪伴李修南征北战多年,对于李修的招数摸得门清。
几乎都还没等李修出招,剑灵就猜到了他接下来的攻势,提前做出了规避的动作。
很快,李修就被剑灵打的皮青脸肿,败下阵来。
杨玉芙见状,扫了一眼西王母,看她始终没有任何动手的迹象。
立马就冲了出去掩护李修。
可惊蛰剑灵实力非凡,再加上杨玉芙的身体早已支撑不住高强度的战斗。
很快,便和李修一样,被打成了熊猫。
看着心爱的女人被打,李修瞬间怒火中烧,也顾不得什么了。
对着剑灵大喝道:“你若再敢对我妻子动手,我现在就折断惊蛰剑!”
“到时,你必将形神俱灭!”
剑灵桀桀怪笑,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大可一试!倘若你将我玩的形神俱灭,那下一步你又该如何击败西王母?”
蛇打七寸,人也是如此。
李修听到了剑灵的话,当即便蔫了下来。
显然…
他的七寸被剑灵捏住了。
若是他真的动手了,他和杨玉芙决然不会有逃离升天的机会。
没有惊蛰剑在手,秘术效果大打折扣。
纵使他是天师修为,也断然无法击败这样恐怖的对手。
正在角落观看着这场好戏的西王母,当即便哈哈大笑起来。
李修回身望去,看着摩拳擦掌随时可能会扑上来的西王母,顿时就恼了。
许是愤怒所致,李修也不再瞻前顾后。
最强改造 小说
反正横竖都是死,便选择兵行险招。
抬手就将手上的如意铃挂在了惊蛰剑上,祈祷着这般举动可以克制住剑灵。
毕竟剑灵与惊蛰剑同根同源。
若是如意铃真的犹如传说中的那样,可以抑制住剑灵。
那么将如意铃挂在本体惊蛰剑上,应当同样可以吸收剑灵身上的阴气。
结果,果然不出李修所料。
就在如意铃挂在惊蛰剑上的瞬间,剑灵便跪地哀嚎了起来。
尖叫声不绝于耳…
惊蛰剑灵当即便失去了作战能力。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西王母,这时自然也不会选择继续观望。
对着李修迸发出一声震耳欲聋地啸叫,直挺挺地就冲杀了过来。
李修早就知道西王母会趁虚而入,此时剑灵已经失去了抵抗。
他的修为也近乎达到了天师的顶点,只需稍后彻底收服了惊蛰剑灵,对付面前的西王母应该不在话下。
于是立马便抱起杨玉芙准备开溜,想着拖延一会儿时间。
等一会儿惊蛰剑灵得他所用时再与西王母进行决战。
却不成想,就是因为他的这个天真的想法,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李家的诅咒也至此拉开了序幕……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滿意解釋,分憂代勞閲讀

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
小說推薦開局卡Bug,偷聽鬼怪心聲开局卡Bug,偷听鬼怪心声
眼前人身上的气势,让大壮从心底生出一股惊悚。
“鬼影老师……”
大壮和几个小鬼恭敬喊了声,不自觉都低下了头,不敢与其对视。
看到宋藏出现,(一)班的小鬼们统统围了上来,每个身上都挂着不轻的伤,可脸上那无畏的表情,像在炫耀大家刚刚打了一场胜仗!
“咣锵锵~”
在系统商城买出几把开山大刀丢在地上。
“所有的,把脚也剁了,全部丢到楼下。”宋藏木然说道。
大壮几个吸了吸鼻子,犹豫看向狂徒。
后者兴奋点点头,抄起一把开山,就要亲自上手。
“你……你不能这么干,我叔叔是食堂刘师傅!”一个青皮小鬼恐惧道。
狂徒一愣,试探问道:“那个跛脚刘?”
“恩恩!我们这两班都是有些身份的,你们最好不要乱搞!”小鬼仰起头,略带威胁道。
“嘿嘿,不好意思,早饭前我刚把它宰了……”
狂徒咧嘴,挥刀剁下,刀刃直接断开脚腕,在水泥地上砍出一条不深不浅的刀痕。
青皮小鬼手脚全断,惨叫着只能在地上打滚。
旁边一个黑皮鬼拱着屁股,向后挪动身体,想要远离这个拿刀的平头恶汉。
“我,我姨夫是史老师,你们……嗝嗝嗝——”
话说一半,后背撞在一条腿上,抬头还没看清后面的人,就被手术刀割了脑袋。
“这两个人类,都有鬼力!”
看到黑皮鬼慢慢风干消散,小鬼们心胆俱裂。
死亡逼近,让它们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它们小游魂之间的斗殴,就算打的再严重,就算把头薅下来,都能慢慢恢复。
可在拥有鬼力的人类面前,它们和人类是平等的,所受的伤都是真实伤害,不可逆、不能自动恢复,会被真正杀死。
几十名小鬼开始向宋藏求饶,就连一、四两班的学生鬼,看宋藏的眼神都满是畏惧。
突然,远处传来闷响。
肖佳像个小炮弹飞了过来,连续打了几个滚,倒在了宋藏脚下。
所有人看向楼梯处,刚好看到小余和其他几个同学被(三)班的袁老师踹飞,一个接一个滚到了这边。
就连躺在地上不能动的乐乐也没能幸免。
另一个鬼教师出现在童瑶身后,有些怜惜地摸摸她的长发,狠狠拽在手中,不顾童瑶的哭喊,就这么拖着,来到了(二)班门口。
“鬼影,狂徒,两位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最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两个鬼教师站在宋藏对面,看着自己班全被拧断手臂的学生,这名叫任梁的鬼教师怒斥道!
“我解释你吗……!”
“好啊。”
宋藏一步踏出,拦住想要动手的狂徒。
“在这之前,还请任老师说清楚,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几名被袁老师踢飞的同学,还有你手上那名女生,做错了什么,总不能无故对其进行惩罚吧?”
摆弄着手术刀,宋藏来到(二)班那群小鬼之中,慢条斯理问道。
“哼,上课时间不在教室,男女生凑在一起,见到老师不主动问好,仪表不整,任何一条都是原因。”
“既然鬼影老师没时间管教,那我就替你管管这些叛逆废物。我记得,那个肖佳是今天才出的‘烦闷室’吧?”
“看来心中烦闷还没彻底清除,稍后我会请示训导员,给你们班肖佳延长一个月的时间,让它学会放下烦闷。”
任梁冷哼,一脚踢在童瑶小腹上,拽着头发狠狠丢向宋藏。
一手接住面色痛苦的童瑶,送到一边。
宋藏脸上的微笑愈发灿烂。
和声和气道:“那真是辛苦任老师,还有(三)班的袁老师。都怪我,没时间管教学生。”
“贵班学生也是,上课时间没在教室,男女生凑在一起,见到我们两位老师不主动问好,仪表不整,甚至还多几条错误:袭击同学,持管制刀具聚众斗殴,甚至还想攻击老师。”
地上一个小鬼听后立刻反驳道:“我们没有!班里哪来的刀具!”
宋藏微笑蹲下,捡起一把开山,塞到了那个小鬼手中。
“这下就有了。”
小鬼愣愣看着这个面容和善,内心却比恶魔还要恐怖的老师,有种憋屈到想哭的冲动……
起身拍了拍额头,宋藏惭愧笑道:“既然两位老师这么辛苦,为了表示感谢,你们两班这些闹事的小鬼,我就替两位分忧代劳了吧~”
手术刀挥舞,翻飞。
两颗鬼头咕噜噜滚到了任、蒋两个鬼教师脚下。
袁老师似乎不善言辞,抽出一根龙鞭作势要上,却被任梁拦住了。
“冷静,这个人类有鬼力。”
说话间,又是两颗鬼头落地。
即便任梁自认它和袁老师联手可以拿下宋藏,但它也不会为了几个小鬼去冒险。
相比几个小鬼的命,如果自己因此受伤,那就划不来了。
“鬼影老师可真是威风呀~”任梁阴阳怪气。
“呵呵,我只想让任老师和蒋老师记住,我们班的学生,轮不到你们管教。”
從奶爸到巨星
“难道你就真不怕我捅到训导主任那里?”
狂徒在旁边终于忍不住了,指着任梁鼻子开骂:“你个老阴哔要打就打,不打就滚!少在这里阴阳怪气,虚伪不?你看你这虚到极致的嘴脸,能不能吃点腰子补补?打不过就去找领导?你可真有出息,真他!娘!有出息!”
骂到最后,狂徒已经用手点在任梁的额头上,边骂,边点着它倒退。
任梁的死人脸铁青,头上都冒起了黑烟,似乎心里的痛点被狂徒戳中了一样。
“好……好……”
“你们俩等着,咱们训导主任那见!到时候,自然会收拾你们!”说完,掉头就走。
袁老师被留在原地,看着虎视眈眈的狂徒和宋藏,后退几步,连忙朝离开的任梁追去。
追上任梁后,袁老师好奇问道:“任老师,他怎么知道你因为肾虚和嫂子……”
“闭嘴!”
……
蹲在地上那些(二)、(三)班的小鬼,见老师不管自己了,个个面露绝望……
其中一个看上去机灵些的眼珠转了转,果断撞碎窗户,跳了出去!
其他小鬼一看,顿时悟了……
与其被这两个恶魔砍死,不如主动跳楼,那样顶多受点皮肉之苦。
于是,几十个小鬼,如跃龙门的鲤鱼,摇摆着身体纷纷破窗而出,从几十米的高空自由落体。
落地后,即使身上骨骼摔的粉碎,可还是发出了死里逃生的大笑,起码命保住了!
狂徒扒在窗口,把那几把开山丢了下去,随机扎死了几名幸运小鬼,朝宋藏道:“鬼影兄弟,接下来咋办?要不咱们去端了训导主任?”
宋藏把玩着手术刀,点点头。
“是个好办法,不然麻烦还得找上门。”
“你们几个小鬼,能动吗?”
肖佳几个立刻凑了上来,表示没问题。
“童瑶也来,记住了,挨揍不要紧,但必须想办法揍回来!”
逆天技 小說
太虚圣祖 小说
“今天就先拿姓任的,和姓袁的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