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玄門小祖宗在八零當團寵 起點-第三十一章姜幼顏不理解相伴

玄門小祖宗在八零當團寵
小說推薦玄門小祖宗在八零當團寵玄门小祖宗在八零当团宠
葛大儿媳当然听不见她说的话。
她只能感觉到自己周身的凉意越来越浓重,就像是入秋时节的寒霜一样,凉入骨髓。
“大,大妮……”
“俺知道你爹有时候打你打的狠,你心里委屈,但是你看看,哪家的孩子不是这样过来的?”
“就连你娘俺小时候,也成天挨你姥姥姥爷的打,更狠的时候,俺还差点被你姥爷给一脚踹飞呢!”
“爹娘打你教育你是为你好,再说了我们生了你养了你,这就是最大的恩情,偶尔打你几下,也算不了啥……”
“大妮,你姥姥姥爷最疼你那两个舅舅,娘打小在那个家里就是最底子的存在,你挨过的打受过的骂,娘也挨过受过,你看娘啥时候怨过你姥姥姥爷了?”
“这就是咱们的命啊,没托生成个男孩儿,就是咱们最大的罪!”
“妮儿啊,你也别缠着俺了,俺生你一场不容易,看在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把你生下的份儿上,你就安安心心的去吧……”
葛大妮手上开始长出尖锐的指甲,空洞的双眼,转成了全黑,没有一丝眼白。
她僵硬的歪了歪头,嘴里无意识的呢喃:
“不是男孩儿,就是罪……”
“够了!”
姜幼颜听不下去了,生怕葛大妮再受到刺激,她伸手一抓,把葛大妮给扯开,然后狠狠的瞪着葛大儿媳:
“本来我不想管你,只想借着最后的一点儿耐心点醒你婆婆,让她以后教育好自己的后代,别再惹出来什么妖蛾子,为你们村子,乃至于为整个社会增添负担!”
“可你这个人刚刚说的话,却又激怒我了。”
元 城 千 謙 苑
葛大媳被她突然的爆发给吓得脖子一缩,她回想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委屈的小声道:
“俺,俺也没说错话啊……”
怎么就惹着你了?
“不。”
姜幼颜冷声道:
唐朝第一道士
“不是你的话错了,是你这个人的思想,从头到尾都是错的!”
“爹娘教育孩子,就一定要打孩子吗?”
“女孩子生下来,就是原罪吗?”
“家家户户都用打孩子的方式来教育孩子,就一定是正确的吗?”
“你跟你亲生的闺女葛大妮遭受过同样的不公待遇,你这个当娘的不想着保护好自己闺女,让她不要遭受你遭受过的罪也就罢了,居然还有脸教育她,让她认命!”
“葛大儿媳,看着自己的亲闺女跟你一样,因为性别原因被人欺辱,你心里就真的那么好受吗?”
葛大儿媳听着她一连串的反问,不知是懂了还是没懂。
一时之间愣在原地 ,迟迟没有动作 。
葛大妮被摔在一旁,围绕在周身的黑气渐渐消散。
她看着明显动怒了的姜幼颜,不敢再造次 ,只得轻飘飘的飘到一边。
却不想,姜幼颜直接对着她所在的地方说:
“葛大妮,该帮的我也帮你了 ,不该帮的我也帮了,好人做成我这样,我自己都快感动了 。”
“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别再动不动的就来厉化那一套。 ”
“你的冤屈,我已经让你当着公安同志的面说出来了 ,你爹那个杀人凶手在不久之后也将会被绳之以法,所以,你的怨该散了。 ”
“过了头七 ,地府之门会再一次为你打开 ,要是这次你还跟昨天晚上一样 ,魂魄脱离身体而不去投胎的话, 就会再也没有机会了 。”
“好自为之吧。”
葛大妮羞愧的低头 ,知道自己给她添了不少麻烦 。
她跪在地上 ,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
“小祖宗对不住 ,俺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
姜幼颜没有躲。
特殊能力抽奖系统 小说
琼女 小说
生生的受住了她的磕头 。
小小的奶娃娃微微昂了昂头 ,脸上的表情有些傲娇 。
葛大妮的怨气,以及她那麻烦的家里人,都是她这个人满级人类幼崽帮忙搞定的。
要是换了别人,且不说人家帮不帮 ,只论葛老太和葛大儿媳两人的人品 ,怕是早就将人给气跑了 。
所以区区的三个响头 ,她受的起。
“七日之后 ,你自去投胎 ,不要再来烦扰我 。”
王爷腹黑:夫人请接招 陌流殇
姜幼颜交代完这一句后 ,就牵着时以牧走远了 。
她的身后,葛老太趴在地上 ,浑浊的双眼里 担忧和怀疑不断交替 。
她那双干瘦的跟枯树皮一样的老手,深深的插进了土里 。
许久后 ,她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胡乱的抹了一把脸 ,脚步匆匆的往去县城的那个路上走了过去 。
姜家小祖宗的话是真是假 ,她那苦命的老伴儿到底是咋死的 ,总得去公安局找她儿子问个清楚!
走到一半儿 ,她迟疑了下 ,又转了个弯,像是回了葛家 。
葛大儿媳知道 ,自家婆婆是回家里拿钱去了 。
“好不容易攒下的积蓄 ,又得搭进去了 。”
她麻木着脸 ,神情空洞又无奈 。
葛大妮飘在她的身后 ,黑漆漆的双眼逐渐转化为跟常人一样的眼瞳。
那黑瞳染上了温度 ,她不自觉的紧贴葛大儿媳。
像想要在这最后的几天时间里,好好的跟自己的亲生母亲亲近 亲近 。
走远了的姜幼颜回头看到这一幕 ,什么也没说 ,只是往下撇的嘴角 ,暴露出了她此时的心情 。
“怎么又不开心了 ?”
时以牧忽然单手将她抱了起来。
姜幼颜还没细想他今天的体力怎么变好了这么多 ,就被他放大了的美颜给迷到了那么一下下 。
本来还有些郁闷的心情 ,居然瞬间好转了 。
她没忍住 ,抬起了自己罪恶的小胖爪 ,轻轻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甚至还将自己肉乎乎的小脸蛋儿贴在了他的侧脸上 ,亲昵的蹭了蹭 。
时以牧的身体有些僵硬 ,像是很不习惯同人这样亲进。
可,慢慢的 ,他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
怀里小娃娃身上的奶香气,让她闻着很是舒服 。
一点都不反感。
时大少爷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既然姜幼颜那么合他的眼缘,他也不反感她的亲近,那两人可以就这样发展下去 。
桃花眼看着怀里小奶娃的胖乎乎的小脸蛋儿 ,突然觉得,其实有个这样软乎乎的妹妹也很不错 。
“唉。”
姜幼颜埋在他闻起来冷香冷香的脖子里,叹了一口气 :
“美人哥哥,你说,为什么有些孩子被自己的母亲伤的再深,也还是会对自己的母亲有着深深的儒慕之情? ”
葛大妮明显被葛大儿媳这个当娘的害的不浅 ,那么为什么会在灵魂能停留的最后几天时间里, 还是会贴身不离的跟着她呢 ?
她不理解!
并且是十分的不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