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全球返祖:我爲人族守護神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二章 殘圖!展示

全球返祖:我爲人族守護神
小說推薦全球返祖:我爲人族守護神全球返祖:我为人族守护神
生死符,根据法典记载,乃是逍遥派灵鹫宫的宫主天山童姥所用的一种暗器。
中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制于他人,故名“生死符”,生死符实是《天龙八部》中第一等的暗器。
不过说是暗器,但不如说这生死符乃是真气的一种特殊运用手段。
生死符是利用酒、水等液体,逆运真气,将刚阳之气转为阴柔,使掌心中发出来的真气冷于寒冰数倍,手中液体自然凝结成冰。
一旦将生死符打入敌人体内,定能让敌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当初,陈凡有心想要修炼这生死符,可是因为得到的之是一副残卷,根本没有办法修行。
最开始,陈凡原本是想找林重帮自己补全这生死符,可是当林重见到生死符的残卷之时,却是告诉他。
虽说自己可以通过推算,补全这生死符,但是也没有办法保证万无一失。
最好的办法就是找酒大师帮他补全这生死符。
上一次,陈凡来酒大师的住所,就是为了此事。
可是那时酒大师外出,陈凡也只得暂时放弃。
现在陈凡抓住这个机会,直接提出了将生死符补全的要求。
当然,若是酒大师会这生死符那就更好。
不过让陈凡感到失望的是,酒大师看完生死符的残卷之后,摇着头说道:“我也曾向谭玲玲打探过生死符的消息,不过因为谭玲玲此时与那天山童姥的契合度太低,还没有完全觉醒天山童姥所会功法,无奈最后只能作罢!”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手中竟然有生死符的残卷。”
听到酒大师这么一说,陈凡心中一动:“那不知酒大师可否将这生死符给补全?”
酒大师扫了一眼陈凡,轻笑道:“看你这架势,这张生死符的残卷你也得到有一段时间,难道就没有找过林重?”
此话一出,陈凡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
自己的确是找过林重,不过林重却说过,酒大师乃是补全这生死符残卷的最好人选。
所以,陈凡便一直将这幅残卷留到现在。
见到陈凡这幅模样,酒大师忍不住大笑起来:“小子,虽说你我之间没有师徒的情分,可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我早已经把你当成我的亲传弟子,而且以后我还需要你多多照顾一下酒凝碟,所以以后若是有什么事让我帮忙,你可以明说,用不着跟我绕这么多的圈子。”
说话之间,酒大师仔细端量了一下那副残卷,眯眼说道:“这幅残卷虽然只记载了生死符上部的修炼发决,可是想要凭借这上部的修炼口诀推算出下半部的修炼发决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帮我看着酒凝碟,我去去久回!”
看着酒大师起身朝着炼丹房外面走去,陈凡心中暗喜的同时,目光也落在了酒凝碟的身上。
此时,酒凝碟正在努力炼制十香软筋散的解药,根本就分不出心神来。
仿佛是察觉到了陈凡的目光,酒凝碟冷哼一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半个小时过去了,酒大师重新回到了炼丹房当中。
还没等陈凡开口询问情况,酒大师对着旁边的水杯一指。
刹那间,那水杯当中尚未喝光的茶水便化身为一支利箭朝着陈凡飞了过来。
这只‘利箭’的速度奇快无比,再加上是由酒大师施展,陈凡根本就反应不及。
不一会儿,那只‘利箭’便冲入陈凡的体内。
就在陈凡好奇酒大师这是在做什么的时候,却感觉体内仿佛有无数只虫子在撕咬一般,痛疼无比。
不过这股痛疼来得快,去得也快。
只见酒大师冲向陈凡,一掌拍向他的后背。
刚刚窜进他身体里面的那只‘水箭’便冲了出来。
与此同时,先前那股撕心裂肺的痛疼感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到这一幕,陈凡哪还不知道酒大师已经把生死符给补全,一脸狂喜的问道:“酒大师,这生死符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酒大师扫了一眼酒凝碟,发现她还没有将十香软筋散的解药炼制出来,暗中摇了摇头,而后开口说道:“用这生死符对付武者倒是有些作用,不过遇上修炼者则是不痛不痒。”
说话之间,酒大师对着陈凡丢出了一张羊皮卷。
陈凡接过羊皮卷一看,发现上面记载的正是有关生死符的修炼方法以及解除方法之后,急忙对着酒大师拱了拱手,道谢道:“多谢酒大师成全!”
陈凡知道,以酒大师现在的眼界,自然是看不上这生死符。
之所以耗费心神的将生死符补全,无非就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毕竟这生死符对武者有用,对于修炼者却没有多大的效果。
对于陈凡的道谢,酒大师并没有多加在意:“我会将这生死符传授给凝碟,让她多一分保命的手段,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这是自然!”
陈凡可不是真的不知道收敛。
虽说这生死符的残卷是由他提供,可若没有酒大师,他想要习得这生死符,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酒大师为自己补全这生死符之后,也仅仅是要求传授给酒凝碟,让她多一份保命的手段而已。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限制。
若是陈凡这都不答应,那就真成了不知好歹了。
少年拳圣第一季
忽然,陈凡想到了自己上一次从赏金小队手上得到了那副残缺的地图。
自己研究了这么久,也没有研究出个什么东西。
酒大师见多识广,并且已经成为了修炼者,想必能看出一丝端倪来。
想到这里,陈凡一排乾坤袋,便从里面取出了那张残图,恭恭敬敬的递到了酒大师的跟前:“酒大师,这是小子一次偶然机会得到了,可是小子研究了许久,依然无法残破这其中的奥秘,还希望酒大师能帮忙看了一下。”
起先,酒大师对于陈凡手中的残图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可是当他看清楚上面标记的地点之后,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陈凡见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看来酒大师知道这张残图的来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