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救贖的傀儡 起點-19.預言閲讀

救贖的傀儡
小說推薦救贖的傀儡救赎的傀儡
一切都得问自己?这让我根本无从下手啊,什么灵魂收割者?话都不说清楚,让我怎么行动?亚伯自言自语的走着
亚伯不一会的功夫就到达了庇护所,亚伯根本就没有告诉林奥诺,在吸血鬼的眼睛中,是可以清晰的看到红色流动体的,不管是夜晚还是白天,亚伯也正是因为通过那些幸存者体内的血红流动体找到了庇护所,这可比那些通讯设备好用多了!
抵达到院子后,一片宁静,看样子大家也都早早的进入梦乡了!自从老太太死后,夜晚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可疑的哭声!亚伯为了不再次吵到一楼的孩子们睡觉也只好慢慢悠悠的上楼休息了!
“嗨~亚伯”
“嗨~阿曼达,还没休息吗?”
“睡不着而已,你刚回来?”
“对!”
“埋葬的还顺利吗?”
“很顺利,我们把老太太和老伯埋葬在了一起,也算是帮老太太完成了她的愿望!”
“真好,她们一定会感激你的!”阿曼达说
“或许吧!emm,今天关于你的事情!我很抱歉!”亚伯说
“不,那不是你的错,而且我现在也很好多了,不过也幸好说出来了,不然我不知道会憋到什么时候!”
“那就好!”
“饿了吗?亚伯?”
“有点,我去楼下看看有什么吃的!”
“不用了,我给你留好了,还有帕克的!”阿曼达说
“帕克?他醒了吗?”亚伯问
“嘿~亚伯,我在厕所!”帕克说
“什么,你一直在厕所?”
“对,难道你没有听到吗?”
“你的声音太小了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哪!对了,你的胳膊怎么样?”亚伯问
“哦,说实在的,我的胳膊是什么时候被击碎的?”
净无痕 小说
“什么?什么?什么?你都忘记了?”亚伯问
“什么叫做忘记了,我根本就不记得!”
“那你还记得我们把孩子们送到菲米尔城吗?”
“哦~你当我傻吗?那当然记得!我只是想知道我的胳膊是怎么回事!”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在那个菲米尔和亚蒙交通的大桥上和那群警察们对战吗?有个警察对着你发射了一发反坦克炮,然后你……”
“他妈的,我记起来了!”
“哈哈~~”亚伯和阿曼达看着摸不着头脑的帕克笑了出来!
“你们还笑?我来到这里都一无所知,你们都不会叫醒我吗?亚伯~先生和阿曼达~女士?”
“我们根本叫不醒你!”亚伯说
“别,别带上我,那个时候我也晕过去了。”阿曼达笑着说
“好吧好吧,全怪我!说真的,帕克,胳膊真的有好一些吗?”亚伯说
“好多了,那个满脸胡子的医生说了,他说我恢复的还挺快!”
“那就好,真为你感到高兴!哦~对了,刚才在我回来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黑衣人!”
“那是谁?贝斯上校?”帕克问
“不,不是贝斯!你们谁还记得,我给你们曾经提起过的那条河流,就是我第一次变成吸血鬼之前,被那群警察砸晕后进入的那条河流!”
“我记得。”阿曼达说
獨寵惹火妻
人格碎片
“那个在地狱河流里面划着木筏的那个黑衣人,我又见到他了!”亚伯说
“什么?你又被打了?”
“别闹,帕克,我是说,他出现在我们的现实世界里面了,就在我埋葬老太太和老伯的坟墓前!”
“他来干什么?”
“收割灵魂,收割老太太和老伯的灵魂!”
“那你有问他些什么吗?”阿曼达着急的问
“我问了,关于这次的灾难,我想通过他找到什么线索!”
“他怎么说?”
“他只告诉我,一切都得问我们自己才行!”
“他妈的混蛋,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帕克生气的说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帕克接着问
“嘿~帕克,先不要着急,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对于贝斯上校至今一点线索都没有!”
“好,要一起去出去走走吗?”帕克问
“不了,我今天累了,你们去吧,玩得开心!”阿曼达说
“亚伯?”
氪金之王
“我还没有吃饭,等我吃完饭吧!”
“哦~对对对!你先吃饭,一会我们楼下见?”
“楼下见!”
只见帕克拿起外套就冲了出去!对帕克来说他昏迷的这两天简直就是把他关在锈迹斑斑的铁笼子里面,然后慢慢的用绳子拴住沉入海底的那种窒息感一样!
“亚伯?”
“恩?怎么了?阿曼达?”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阿曼达说
“什么预感?我怎么感觉不到!”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第六感很强,如果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的时候,我的心跳就会一直加速跳动很久!”
“你预感到了什么?能说说吗?”
“这是一个不好的画面,我不能说!”
“拜托,告诉我,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我是认真的!亚伯!我不是在开玩笑!”
听到这句话后,亚伯才真正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放下手中的饭菜,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阿曼达的眼睛!
“所以在未来几天内,你的感知到的事情就会发生是吗?”亚伯严肃的说
“答应我,亚伯!不管战争的结果怎么样,一定要活下来好吗?”
“我怎么会死,放心吧,阿曼达!我们都不会有事的!”
“说真的,亚伯!emmm,你知道,现在来说,你是我最亲近的一个人了!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任何伤害!”
“当然,我和帕克也不会离开你的!”
“不不不,亚伯,你不明白,你和帕克不一样!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阿曼达急切的问着
“我……..能明白,因为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吸血鬼?我们身体内都住着莱恩,我当然明白,你也是我最亲近的一个人了!”
阿曼达看着亚伯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看来你的脑子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亚伯!”
“emm,难道我回答的有伤到你的地方吗?我不太清楚!”亚伯尴尬的说
“没有,你的回答很好,我现在想休息了,你去楼下找帕克吧!”阿曼达说
“啊……我还没有吃完!”
“那就拿到楼下去吃吧!我想睡了!……”
“好吧!”
亚伯被阿曼达突如起来的话语给问住了!可怜的他也只好遵守着阿曼达的旨意,可怜的拿着饭菜去楼下吃了!
“嘿~亚伯,怎么不在楼上吃完?”帕克问
“emm,阿曼达要休息了,我就下来吃了!”
“那些饭菜怎么样你觉得?”帕克问
“还…好吧!”
“得了吧,看你慢慢吞吞的,不好吃就直接说!不光是你,我吃着都难受!”
“emm,帕克,我想给你说句话!”亚伯端着饭菜看着帕克
“你要说什么?别靠我这么近!你搞得我很紧张,你走远一些说!”帕克说
“嘿~帕克~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了!”亚伯眼睛和帕克对视着说
……
“你喝酒了?”
“没有,你听到这句话有什么感觉?”
“你真的没有喝酒?你今天很奇怪啊!亚伯!”
“没有喝酒,没有喝!”
“哦!我明白了!阿曼达刚刚给你说了这样的话是吗?”
“是,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就……”
“你说的什么?”
“我说,因为我们都是吸血鬼,所以你也是我最亲近的人。”
“什么……你脑子里面都是什么?”帕克惊讶的看着亚伯
“阿曼达刚刚和你说了同样的话!她也问我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
“她对你有好感!我是说,阿曼达对你有好感!因为这种话只会对自己的家人和爱人说的!难道你就没有对别人产生好感?”
“一直没有!”亚伯默默的说
“好吧,或许下次她再给你说这些,你可以想想再说话。”
“好的,谢谢你告诉我真相!”
“得了吧,我们两个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不过说真的,亚伯,你紧张吗?”
“关于阿曼达吗?”
“嘿~我他妈真怀疑你今天喝酒了,今天不像你!我的意思是指,关于那些菲米尔城的警察们!你不觉得他们会再次来亚蒙城抓我们吗?然后再置我们于死地?”帕克说
“我不能确定!”
“如果他们再次攻打我们,我们怎么办?就按上次来说,他们就已经把我们打成这样子,如果他们再次攻打我们,我们几乎根本就没有生还的肯呢个,我们需要想一些其他的办法!”
“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迎战!”
“我们逃走会怎么办?”帕克问
“逃离?逃去哪里?我们逃到亚蒙城市他们依然会跟过来!”亚伯说
“我们去其他城市呢?”
“什么?难道你去其他城市就没事了吗?这个世界上处处都布满了人类,处处都是危机,怎么逃?逃哪去?”
“说实话,老兄,通过我胳膊被击碎的事情我有点后怕了,我们会活下去的对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让他们得逞!”
“谢谢你亚伯!”
“我也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帕克!”
“如果战争后我们还能好好的活着,我一定要去菲米尔城市过上人类的那种享受的生活,太美好了!”
“对啊,那种感觉真令人羡慕!”
“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要在菲米尔海海域做一个庞大的海鲜生意,我太喜欢那片海洋了!”
“不错,到时候或许我还可以做你的大股东!”亚伯笑着说
“哈哈哈,合作愉快,吸血鬼先生!”
“合作愉快狼人~先生!”
亚伯和帕克聊完之后也几乎到了午夜,他们都慢慢悠悠的回到了房间内,阿曼达已经熟睡了!而帕克一躺上床也被快速的沉浸入了梦想中!只有亚伯还依然眼睛睁睁的看着天花板,他在的脑海里,依然回荡着阿曼达给他说过的那句话!
-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未来几天就要发生了……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未来几天就要发生了……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
“咚咚咚~~~”
“咚咚咚~~~亚伯…”
“咚咚咚~~~亚伯、阿曼达、帕克……”
“咚咚咚~~~亚伯、阿曼达、帕克,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快开门~亚伯!”
一阵阵的敲门声音和叫喊声让刚刚沉入梦境中的亚伯直接拉回到了现实中!
“是谁?”
“是我林奥诺,亚伯快开门!”
“稍等!”
我虽是精英天使,但是正为了难以攻陷的JK而苦恼
“怎么了?医生?”
“我可以进去吗?”林奥诺问
“快进来吧!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发生了什么?”亚伯问
“我在梦里预知到了…….灾……灾难!”
“你慢点说,什么灾难?”阿曼达说
“黑……黑洞!有一个巨大的黑洞……那些死去的人们像着了魔一样从黑洞内爬了出来,慢慢的他们四处大量的蔓延着……而且群死去的人正在去往菲米尔城,在梦里,菲米尔城市的所有人都被一卷而空,我们…我们需要赶快去阻止他们……”
“黑洞?阿曼达,你去把帕克叫醒!我们要开场会议!”
“好~”
“林奥诺医生,请你说的在详细一些!”亚伯说
“我刚进入梦境不久,我又一次预知到了未来,在梦里,那些黑洞里面出来了一群一群的尸体,他们正在朝着菲米尔城市前进着,不光是亚蒙城市,所有的人类都没有办法逃过这场灾难。我们需要赶快的去想些办法!林奥诺被吓得不成了样子!”
“啊~~这么晚叫醒我干什么?我才刚刚睡着!”帕克打着哈气说
“灾难要来了!帕克~”亚伯严肃的看着帕克说
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的帕克才回过神来。
“什么?那群警察又来了?”帕克问
“不,比那些警察更可怕!是那个吞噬人类的黑洞,爆发了……”
“什…什么…?可是第四只恶魔还一直没有出现?怎么就……”
“我也不明白,这确实让人难以捉摸,没想到灾难比想象中来的更早了一些~~~”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林奥诺说
“我们知道那个黑洞的位置,林奥诺先生,你能准确到预知到哪天那群死去的尸体会出来吗?”亚伯问
“这个我不能确定,但是我能感觉到快了!”
“和我感知的一样,灾难要来了。”阿曼达说
“亚伯看着阿曼达沉思了……”
“阿曼达,你那里还有多少血袋?”
“只剩下两袋了!”阿曼达说
“我有~我拜托大祭司去寻找幸存者的时候带回来了很多。”林奥诺说
“很好,帕克?”
“不用看我,我时刻的准备着!”帕克说
“看来灾难来了,怎么躲也躲不过,也只有战斗了!林奥诺先生,大祭司在哪里?”
“大祭司和信徒们还有幸存者已经在楼下了等着了!”
“好,出发,前往那个黑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