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維克托:失憶笔趣-旅行(上)讀書

維克托:失憶
小說推薦維克托:失憶维克托:失忆
第四章
旅行(上)Travel I
R
“战争从未结束。”
“你来自于一个即将崩塌的社会。”
思维的世界在禁锢着你……
醒来吧……
今天是2050年12月29日,我将接受为期3天的测试,今天也是测试的第一天。
我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完毕后,站在窗边,不知所措。我感觉我的记忆正在不断消退,我要抓紧时间把这份日记写完了。看着单调的灰色外墙,我好奇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M
“雪雪,其实有另一个人正在门那边等着我,我还要去找她。”
“等等,你听我说完。我可是找你找了整整十五年呢!你不能再这样离开我了。”
“可是……”
“你有通行证吗?没有通行证,你也是过不了那道闸门的。”
“呃,没有。雪雪,你别这样。你这是太激动了,还是怎么了,我有点受不了。我有要找的人,我有自己要做的事。”
“但这不是你本来应该做的事啊。你熟悉他吗?”
“还不是特别熟悉……”我小声嘟囔。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夫妇了哦?~和年下青梅竹马的甜蜜初夜~
“有可能他是在你失忆后,故意来骗你的。尽管你没有当上市长,我依然会陪在你的身边的。”说完路子雪便拉起我的手,朝着唐城区中心跑去。
“等等,雪雪,等等……”我的脑中一片混乱,真希望现在时间能停一会儿,让我捋捋思路。
Bestia
“何晓墨!如果你要一个人去找他我不拦着你,但你真的好好了解了这座城市吗?我在担心你,跟我来吧。现在去打个电话也可以的。”
既然能够报个平安也是可以的。于是我便随着子雪去了。
一路上,我们谈了很多事情:路子雪没有车子,我们只好戴着面具走在大街上,路上的人很少,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过了街口,路子雪告诉我其实她在学校里向我表白家里人是不同意的,是因为我是一个满脑子胡思乱想、不切实际的人,也是因为我的长相;她还说在那之后,家里人带来一个说是娃娃亲的男人,但不久后“开拓者”回城带来的工业革命所引发的战争,使得她失去了丈夫,但她还是对我抱有希望,愿我能够当上市长改变这个城市,使城市回到原来的美好。
一路上,我还看到了很多:博格城在经历第四次工业革命后分裂出来不同的党派,而这些党派的主张都不同,有的希望禁用这些高科技产品,有的希望能够将这些科技应用到各个城区;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战争依然影响着所有人,各个党派还在招兵买卖,处处有着招募的广告;但又不能完全否定工业革命,也是它给城市带来了赛博朋克一般的感觉。
“凡事都有两面性嘛。好了,就是这栋楼了。打电话在39楼。”路子雪俏皮地对我说道。
“因为博格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城市面积较小,所以楼房都建的比较高,基层也分好几层。像我们刚才就是在第二层——键基层。”路子雪在电梯里向我说着,但我不由得有些疑问:路子雪这是怎么了?在大学里,她也不是这么话多的人啊?
“我们现在要去第三层——霓虹层,大多数的商业机构都在这里。”我们站在向上攀升的电梯里交谈着。电梯是封闭式的,但能够听见叮叮当当的响声,像是年久失修了一样。
“电话亭属于商业用品吗?”
“曾经的电话亭几乎不收费,但现在的电话都被监听着,可能我们现在就在被监视着,这面面具就是城市中央对于所有民众的监听设备。但,这里是安全的,这里是城市系统的漏洞,这座电梯里没有监视器,同时也屏蔽了信号,当然,只有它运行起来才行……”
“所以说现在的私人通话还要去专门的地方是吧。”
“嗯哼。”路子雪用她那亮闪闪的碧蓝色眼睛看着我,撒娇般地应了一声。
“叮——”就像是老式电梯一样,门框上的表盘指向了数字11便停了下来,伴随着些许的振动电梯门猛地打开了。门外是一条走廊,忽明忽暗的灯光照亮了两旁的墙壁。
“这边走……不要怕。”雪雪的声音在走廊中响起。她拉起我的手,朝着一面墙走去。
但其实眼前的墙壁并不存在,那只是一面全息投影的墙壁,就是之前的那个超光速折射仪。“这是超光速折射仪,我们这些人只在这种需要保密的地方才用的,超光速会使人加速衰老,小心使用吧。”
“所以说是科技改变了这座城市,但也带来了许多的灾难?”
“凡事都有两面性嘛!”路子雪朝我笑了笑,推开了大楼的大门,刺眼的阳光射向我的眼睛。
半晌,当我使用这种阳光强度后,我发现这层所谓的霓虹层与键基层完全不同:在这里有着充足的阳光,宽敞的车道与步道,处处有着呼啸而过的悬浮车,高架桥也更加的复杂,但显现出更多的规律。
“快来快来,像我们这种下层的人民很少到这层来,因为这里的窃听更加严重,可以说完全没有个人隐私。”路子雪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我们从另一个入口进入了原来的大楼中,再一次进入了电梯中,但这座电梯明显更加高科技,“欢迎使用I-Lift,祝您使用愉快”。
电梯快速地上升却不发出任何的声响,只有表盘上的数字不断从“11+”跳到了“11+39”,同时伴随着电梯的减速,发出“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R
“何先生!何先生,施医生在309室等着你呢。”
“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
同样的房间,同样的人,但不知为何,我是如此的紧张,似乎是害怕黑暗里会突然跳出来什么东西似的。
“请坐,不要在意。”施医生浑厚的声音从我右后方的小桌子旁传来。
我缓缓地坐在了唯一的椅子上……
“请看着屏幕。”
叮……一声鸣响过后,我面前的屏幕亮了起来,而屏幕上出现了两个选项:
L.一件你非常熟悉且非常擅长的事情
D.一件你虽然不熟悉但你极为感兴趣的事情
“何先生,你的选择是?”
M
室内一片漆黑,我们两人踏入房间就像是陷入了黑夜一般。
“管理员!管理员!你去哪儿了!”路子雪冲着黑暗中喊到。
“哟哟哟,这不是路子雪吗!怎么,又有事吗?”话音刚落,整间房间便亮了起来,一位大腹便便的西装绅士正站在前台的后面。
“管理员,我要打电话。”
“不是,他本来就叫管理员吗?”我小声对雪雪说道。
“我就是管理员,你可以理解成我性管,哈哈哈。”管理员憨厚地笑了,笑的时候挂在耳朵上的线也不停地摆动,“路子雪,怎么,今天你带着你男朋友来打电话来了?”
“是的,只有他打电话,我不用。”路子雪的语气中完全没有刚才和我说话时的撒娇,语气中充满了严肃与攻击,像是连熟悉的人都会被她训斥一番。吓得我赶紧闭上了嘴,不敢多说什么。
“哈哈哈哈,你下次再这样凶我,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雪雪!”我有点担心地说道。
“没事的,我们之间就是这么说话的。快点吧,不要让女人等待太久。”
“哈哈哈,好,好。我这就去准备。”说罢,管理员便进入了左侧的房间,打开了灯光,又不知道干了些什么咣当咣当地弄里面的仪器,像是在调试。
“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雪雪朝我笑了笑,说道“不用紧张,以后可能还会用呢。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的。”
但听她说完我更害怕了。我半信半疑地走进了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部像是老式转盘电话的仪器,插着两根电线,一根连到靠墙的电脑服务器上,另一端连到了地底下。
“我们都会离开的,保证隐私,拿起电话,想象你要拨打的那个人和他的通信设备就可以了。这不是E式电话也不是I式,所以不会被窃听,放心打吧。”哐当一声,管理员便把门关上了。
我犹豫地拿起来话筒,试探性地说了声“喂?”。
“何晓墨!是你,你在哪儿?这都半个小时过去了,我还在闸口等你呢!快点快点……等等,你用的是电话?小心,我还在老地点等你,快点来吧。”
“可欣,可欣。我现在用的是私人的隐私通话,没事的。”
“不可能的,这座城市里没有这种特殊的通讯线的。我现在还是拿着手环通话的,就不多说什么了。”
“可欣……”
我还没说完,可欣就挂断了电话。
就在我愣在原地时,管理员推门而入,“打完了?这么快,钱交一下吧。”
“我……”
新丰 小说
“没事,第一次都会比较诧异。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以交钱了。”
“不行,我要再打一次。”我用恳求的语气对管理员说。
可他一听到这句话就似乎变了一个人,“我的地盘上我做主,你现在只能打一次电话。我就是规矩,你守不住规矩可是要掉脑袋的……起码坐牢。”
就在这尴尬的时候,路子雪跑了过来,对管理员说“钱的事情我来解决。他失忆了,最近才醒过来,还需要时间适应一下。别较劲了。”
管理员瞪了我一眼后,回头对路子雪说“19秒钟,95CO-,还是手环支付。”
“好了好了,走了走了,别在那里傻坐着了,起来了,钱已经付好了,走吧。”
我这才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躲过管理员的眼神,朝着电梯走去。
“等等,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只能选择以下一样事物去实现,你会选择哪个?眼前的可实现的目标,还是长远的不切实际的理想?”
“追求的目标吧。能够实现就好了。”
“哈哈哈,欢迎您下次光临。”管理员硬生生地笑了笑,“还有,你是会相信熟悉的人,还是爱你的人呢?”
“走了走了,电梯来了。”路子雪把我拉进了电梯,“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他给自己编了一个代号叫做N49714,叫自己节制。”
“雪雪,我现在要去原来的闸口那里。”
“不行,你是要去找他吗?我都说过了,他可能是个骗子。你不要去找他,要见面也要是让他来找你。我现在要去一下家里,你也要跟着来。”
“不行啊,雪雪。她说她在闸口等我。”
“那你也不能去找他。先去我家行吗?求你了求你了。”
一品枭雄 小说
“好吧,但我还是想和她说一下……”
R
“我选择D。”
“那么如果你面对一个事实,你只能通过门槛才能去实现梦想,但你一旦通过门槛你就不能追求你所想要的梦想了。你会选择和所有人一样去面对现实,还是选择逃避,去追求那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我知道我会怎么做,所以我会选择去追求梦想。”
“嗯。”施医生在我身后笑了笑,拿出纸笔像是在写着什么,“好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是天才还是怪人?”
M
“这其实是一种伪装。虽然他是在问你问题,但其实他已经有自己心里的答案了,就是不愿意直接说出来而已,就像是一种委婉的说法。”
“所以说,她真的在骗我吗?”我怀疑地问道。
“我认为就是这样,在这座城市,你不应该轻易相信任何不熟悉的人。”
“所以就是她一直在监听我,虽然她知道我在哪儿,依然会问我,装出关心我的样子?”
“是的,就是这样。所以现在赶紧去我家吧,坐地铁会快一点。马上就到中午了,我给你做饭吃。”
“谢谢,谢谢。”
“没事,亲爱的。”雪雪用亲昵的口吻对我说着,让我不禁沉浸在了来自她的宠溺之中。
我们在霓虹层找到了地铁,但到了地铁口我们才想起来,我没有城区通行证。
R
“错,全错,你简直无可救药了,今天的测试算作失败,还是老样子。你去做一下记忆测试吧,明天再来。”
M
“等等我,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办一张通行证。你有身份证吗?”
“没有诶。”
“身份证你都不随身携带啊。要身份证才能开通,我试试能不能用什么东西抵押一下。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我只好站在原地等着雪雪回来。
“抵制外来品!消灭反动派!号召群众!集体罢市!”
“打倒维克托!打倒维克托!”
“我们有I级炮!我们为什么不去攻打维克托!逃避了这么久,为什么不去算账!”
“清算维克托主义!打倒维克托主义!”
远远地我就听见游行的队伍,举着旗帜,他们都没有戴着面具,一挥手,从空中撒下白花花的印刷纸。
“那边那个,干什么呢!喊口号啊!喊起来!打倒维克托!”
我指了指自己,对方点了点头。正当我纳闷呢,对方跑了过来朝我喊道:“你是反动派吗?”他抓住了我的衣领,“反动派去死!”
“呃呃,打倒维克托!打倒反动派!”我磕磕巴巴地说。
王爺,求你休了臣妾!
对方哼了一声,瞪了我一眼说:“到队伍里去!”
我愣在原地不敢动,他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但就在这时,我低下头发现地上有一张白色的卡片。我把它捡了起来,上面有一个芯片插口,旁边还写着“无限期使用”。我把它反了过来,一行红色的字瞬间吸引了我的眼球“博格城通行证:市长卡”。
“晓墨!晓墨!我回来了。但没有买到卡。”路子雪气喘吁吁地向我跑来,“只有红卡才能出唐城,用东西抵押也只能买到白卡和绿卡。”
“刚刚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他们也是商人,但大多是没事干来凑热闹的。要不我们逃票吧。”
我拿出了那张白色的市长卡,说“那,这张行吗?”
“不行,这张是白卡,只能去落后的郊区……等等,这张是市长卡?是你的吗?”
“不知道,我在地上捡的。”
“可能这就是你的,从口袋里掉出去了。那我就不叫你亲爱的了,我就叫你老公了。”路子雪贴在我身上对我说道。
“可是……”
“别说了,快和我回家。”说罢,我便被雪雪拉走了。
“等等,等等,你走太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