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藍夜傳-第五百六十五章 臉在我臉上

藍夜傳
小說推薦藍夜傳蓝夜传
“爹,别跟他废话了,快把他抓起来啊!”计大仁在一旁催促道。
计成扭头看了看他,脸皮抖了抖,自己的儿子眼睛不仅瞎了,现在又断了一臂,心情当然好不到哪去。
空气瞬间凝固,蓝夜只觉动弹不得,但眼神却异常冷静,虽然他不是计成的对手,但并不代表他就会束手就擒。
“嗡——!”
一声龙吟,圣魔剑出现在蓝夜手中。
“咦?”计成两眼一眯,道:“神兵?呵呵,还有意外收获,不错,呵呵……”
LOVE储蓄罐
“慢着!”一道娇喝传来。
蓝夜心头一惊,这声音太熟悉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只见美莎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一直走到计大仁身边,弯下腰将他掺扶了起来。
“美,美莎!”蓝夜脸色数变,道:“你,你怎么……”
“美莎,别怕,我爹在呢!”计大仁得意地道。
美莎点了点头,也不管计大仁是否看得见。
“城主,放了他吧!”美莎冷声道。
“嗯?”计成皱了皱眉头。
不等计成说话,计大仁连忙道:“爹,听美莎的,放了那小子!”
计成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爹——!”计大仁见计成没出声,急得直跺脚。
美莎连忙轻拍计大仁的手背,柔声道:“大仁,莫生气,小心身子!”
蓝夜心中一痛,一股酸意涌了上来。
“美莎,你在干什么?”蓝夜急了。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美莎冷冷地道。
“我,我……”蓝夜急得话都说不出来。
这么多天不眠不休的寻找,不就是为了找到美莎么?可是真的找到美莎后,却是这样一副景象,蓝夜的心情别提有多沮丧了!
“人家都说让你走了,听不懂人话么?”计大仁怒吼道:“还不快滚?”
蓝夜眼皮抖了抖,手中的圣魔剑红芒忽然大盛。
“怎么?你还想动手?”计成冷声道。
“美莎,他们都是坏人,你别跟他们走呀!”蓝夜直接无视计成,朝美莎大声喊着。
“他们是不是坏人有什么关系?”美莎冷漠地道:“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心里有数!念在我们相识一场,你还是快走吧!”
“美莎!”蓝夜几乎是在咆哮。
“你鬼叫什么?你最好别提美莎的名字!”计大仁怒骂道。
蓝夜抿了抿嘴,美莎对他误会再深也没关系,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美莎入了虎口!
计成冷笑一声,随手撕裂了空间,道:“仁儿,你们先走!”
计大仁连忙拉着美莎,道:“美莎,我们先走罢。”
美莎略一停顿,还是一脚迈入了空间裂缝,与计大仁同时消失在原地。
蓝夜两眼欲裂,美莎从他面前消失,他却无力留下她。
“你留下神兵,我留下你的命,如何?”计成沉声道。
蓝夜仍然望着美莎消失的地方发呆,根本就没理会计成。
计成脸色一变,沉声道:“你在听我说话么?”
“去你丫的!”蓝夜早已怒火中烧,朝计成吐了一口痰。
重返七歲 伊靈
“找死!”计成冷喝一声。
蓝夜突觉浑身一紧,连气都喘不上来。
“给脸不要脸,那便连命也留下吧!”计成阴沉着脸,一只手缓缓抬起。
“呀——!”蓝夜奋力一吼,眼睛瞬间变得血红,一股狂暴的灵力从体内迸发而出,手中圣魔剑已高高举起。
“咦?”计成略微一愣,道:“想跟我动手?”
一般情况下,在玄灵师面前,控灵师根本挣脱不了对方的束缚,更别说动手了。而蓝夜不仅不受他的控制,还举起了剑,看样子要跟他斗上一斗。
“是你逼我的!”蓝夜冷漠地道。
“呵呵!”计成冷笑几声,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蓝夜也不答话,直接一剑劈了过去。
其实蓝夜自己也清楚,除非他能使出那七十二招神秘剑法,不然,要想取胜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但对方可是玄灵师,怎么可能让你安安心心地使完这七十二路剑法?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道红芒闪过,直袭计成面门。
计成木无表情,动也不动。只听“呯”的一声,计成面前荡起一阵波纹,红芒也随之消散。
果然,这一剑连对方的防御都破不了!
“呵,一个小小的控灵师竟敢对我出手,胆子不小哇!”计成冷声道。
“哼,那又如何?”蓝夜低声喝道。
“不知死活!”计成冷喝一声,手指一张,一柄大刀凭空而现。
蓝夜吃了一惊,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体内灵力顿时停滞。
“嗖!”
大刀转瞬即至,蓝夜压根就没有时间反应,只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嘭”的一声巨响,蓝夜只觉耳膜快要震破。
一切都平静下来,蓝夜睁开眼,发现自己安然无恙,不禁有些懵圈。
计成仍然站在他面前,只是脸色阴沉至极,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蓝夜这边。
蓝夜也反应过来,扭头一看,只见一名黑袍人正双手负背,笔直地站在他身旁。
“金,金前辈,你,你怎么来了?”蓝夜差点惊掉下巴。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修罗——金来轩!
金来轩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计成也没有说话。
空气仿佛凝固,蓝夜当然知道二人是在比拼内力。
星 武神 訣 漫畫
半晌后,只听空中发出“嘭”的一声闷响,计成与金来轩几乎同时晃动了一下。
“呵呵,多年不见,金宗主实力又增长不少啊!”计成咧嘴笑道。
“滚!”金来轩嘴里迸出一个字。
“你……”计成脸色一沉,怒道:“姓金的,莫要给脸不要脸!”
“脸在我脸上,不用你给!”金来轩冷声道。
“哼,你不会真以为我会怕了你吧?”计成脸皮直跳。
“你可以试试!”金来轩木无表情地道。
计成眯了眯眼睛,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呵呵,你不会不知道此子是谁吧?”
“滚!”金来轩不想与他废话。
“金来轩!”计成也是彻底被击怒,低声吼道:“你灭了人家满门,现在又想赎罪?呵呵,你以为你赎得了么?”
“嗡——!”
修罗刀已现!
“再不滚,就死!”金来轩面色铁青。
“好,好!算你狠!”计成连连点头,道:“咱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说罢,伸手撕裂空间,扬长而去。
待得计成消失,金来轩也收了修罗刀,木然转过身,朝树林外走去。
“哎,金前辈,请留步!”蓝夜连忙开口道。
金来轩停下脚步,漠然道:“有事?”
“额……”蓝夜结巴道:“金前辈多,多次出手相救,我,我实在感激不尽,我……”
“我说过,我只是在还债!”金来轩冷声道。
“我,我知道!”蓝夜忙道。
“你知道?”金来轩缓缓转过身,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蓝夜,沉声道:“你知道什么?”
蓝夜不自觉地退后两步,小声道:“我,我什么都知道!”
“什么都知道?”金来轩脸色阴沉了下来,道:“那是知道什么?”
“你,你当年参与了青云宗惨案!”蓝夜鼓起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
金来轩停下脚步,死死地盯着蓝夜,空气一下子又凝固起来。
微风拂过,蓝夜只觉后背一阵凉快!
“杀了我!”金来轩突然开口道。
“什么?什么杀了你?!”蓝夜一下子给整懵了。
“我杀了你父母,你不该杀了我?”金来轩冷冷地道。
“我,我……”蓝夜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蓝夜自是知道,但面对眼前的这个仇人,他却怎么也提不起手中的圣魔剑。
“我不还手,来!”金来轩索性闭上了眼睛。
半晌后,金来轩睁开眼睛,道:“为什么不杀我?”
“没有为什么!”蓝夜摇了摇头。
“不敢?”金来轩问道。
“……”蓝夜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哼,仇人就在你面前,你却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懦夫!”金来轩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我不是懦夫!”蓝夜咧嘴笑着道。
“嗯?”金来轩没想到他还能笑得出来。
“我的父母并不是死在你手里!”蓝夜缓声道:“凌霄殿柳玄白才是真正的凶手!”
金来轩脸色一变,道:“你果然都知道了!”
蓝夜点了点头,道:“不过,柳玄白已经死了!”
“什么?”金来轩瞪大了眼睛,道:“再说一遍!”
“柳玄白已经死了!”蓝夜一字一句地道。
“死了?”金来轩别过头,四下看了看,嘴里喃喃道:“死了?怎么可能……”
“我亲眼所见!”蓝夜正色道。
“他怎么死的?谁能杀得了他?!”金来轩还是不肯相信。
“他是自尽的!”蓝夜道。
“自尽?”金来轩一愣,道:“他为什么自尽?难道良心发现了?不可能,他绝对不是这种人!”
“千真万切!”蓝夜一脸认真地道。
金来轩见他并不像说谎的样子,方才点了点头,道:“死得好,死得好!”
“啊?”蓝夜疑惑地道。
“一死百了,多好!呵呵!”金来轩居然笑了起来,眼神中尽是沧桑。
“金前辈,我知道当年你们也是被柳玄白骗了……”蓝夜沉声道。
“谁说的?”金来轩打断了他的话,道:“他没骗我们,我们都是为了五行圣典去的!”
“额……”蓝夜一下子不知该说些什么。
“哼,个个都想修身成神,呵呵……”金来轩笑道:“结果呢,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这一切都是命,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求也求不来!”
蓝夜心中五味杂陈,道:“金前辈所言极是,人的欲望总是无穷无尽,可是德不配位,终究不会好结果!”
“德不配位,德不配位……”金来轩踱起了步子,嘴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蓝夜见他转着圈,也不好意思打断他,只得傻傻地站在原地。
农家妞妞 小说
“我明白了!”金来轩突然停下脚步,抬头望着蓝夜,眼中尽是激动之色,道:“困扰了我一辈子的心魔,今天竟给你点醒了,呵呵,真是后生可畏啊!”
“什么?”蓝夜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芳芝,我终于明白了,你在九泉之下可以安心了!”金来轩望向天空,嘴里喃喃道。
“什么芳芝,芳芝是谁,什么九泉?”蓝夜越听越迷糊。
“以后你自会明白!”金来轩扔下这句话,转身便要离开。
“哎,前辈,你要去哪?”蓝夜连忙叫住了他。
“回去,做我该做的事!”金来轩说着话,人已消失在原地。
蓝夜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人真是奇怪得很,说话没头没尾的。
“大侠!”
就在此时,光头张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