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大明:攤牌了,你爹我是朱元璋 愛下-第五百二十五章 和之前不同推薦

大明:攤牌了,你爹我是朱元璋
小說推薦大明:攤牌了,你爹我是朱元璋大明:摊牌了,你爹我是朱元璋
朱元璋的一句话竟然将李善长的嘴巴堵的严严实实的。此时的他想要再接着往下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稍稍点了点头,示意朱元璋说的这些话都是正确的。
“陛下,您说少爷不会知道了这件事情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善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赶忙开口对朱元璋说了这句话。
好奇的朱元璋还真是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往下说些什么吧,却又不知道怎么去询问。
无奈之下的朱元璋只能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徐达的身上,似乎是在等着徐达来解释解释。
若是放在之前,徐达肯定也不知道李善长说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大唐圖書館 華光映雪
再加上刚刚朱元璋盯着自己安了那几眼,他便知道自己不能再浪费更多的时间了。
“李大人,这件事情只有你我和陛下知道。您没有说,我和陛下也没有说出来,所以说,少爷是不是不会知道啊?”
虽然徐达知道这样子说有背良心,但眼下这种情况自己不得不撒谎。
仔细一想,徐达说的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所以他并未再浪费更多的时间,点头答应了下来。
与此同时,朱怀也准备好了晚饭。看着几个人聊的正嗨,他已经才想到了他们正在讨论着什么。
沉住气,冷静一番之后,朱怀大声地呼喊道:“开饭了!父皇您去洗洗手吧!”
朱元璋听了朱怀开口说的这句话之后,瞬间回过神来。此时的他倒是没有再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去洗手了。
星际系统之帝国崛起
恰巧这个时候朱怀端着饭菜走了过来,随手放在桌子上,便盯着李善长看了起来。
李善长自知理亏,再加上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好了,所以只能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李大人,您刚刚和陛下谈论什么事情呢?我怎么看你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严肃呢?”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只不过李善长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竟然来的如此迅速,以至于他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出来个所以然。
“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和王大相关的事情了。陛下也是好奇,所以老夫和徐大人就给陛下好好的解释了一下。李大人您说是不是?”
恰巧现在的李善长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好了,不过有了徐达的这些回答,他并未再浪费更多的时间,直接点了点头。
朱怀当然知道徐达这是撒谎了,但也不好当面戳穿,索性也跟着点了点头,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
在吃饭的过程中,朱怀时不时的冲着朱元璋使眼色。
在朱怀的提醒之下,他这才发现之前朱怀对自己说的那些话都是正确的。
原来,李善长可是比喜欢吃肉的,所以吃青菜比较多。但是现在不同以往了,李善长那双眼睛是直勾勾的盯着猪头肉看,生怕有人抢走。
当朱元璋看清楚这一切之后哦,心中的种种疑惑瞬间就解开了。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李善长说的那么严重。不管何事,都会有它固定的原因和道理的。
吃过晚饭,坐在一旁的众人品茶赏月。偏偏李善长在这个时候犯困了,迷糊了。
朱怀望着他打瞌睡的面容,着实是有些无奈。
想要说些什么吧,却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实在是憋急了,朱怀这才小声地开口对李善长说道:“怎么了李大人,您这是吃饱了就犯困吗?”
突然被惊醒的李善长有些不知所措,呆呆地盯着朱怀看了许久才算是反应过来。
“老夫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最近一段时间里吃饱了就犯困,就连早晨起来吃完饭也是想睡一会儿……少爷,您说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一句话开口对朱怀说完,李善长并未在接着往下说些什么,而是盯着朱怀看了几眼。
看他现在的这副样子,应该是在等着朱怀回答自己的问题呢。
“有可能是因为最近的这段时间里您没有休息好,不过李大人您不用担心,明早儿别早起,睡够了,我相信您一天不会犯困的。”
蝙蝠侠手记:超人类绝密档案
劍動山河 小說
谁又能想得到,此时的朱怀竟然开口对自己说了这句话呢?
单单从他脸上的表情中就能看得出来,此时的李善长究竟是有多么的无奈。
想要再继续往下说些什么吧,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了。稍稍沉思了一小会儿,他点了点头,之后便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好了,李大人您现在也别浪费更多的时间了,抓紧时间回去休息吧。明日您就按照我说的来,等着睡够了在起床。”
眼看着气氛一点一点的尴尬下去,朱怀也是担心李善长会有心理压力。
所以在开口对其说了这句话之后,朱怀并未在接着往下说些什么,而是一直在盯着李善长看。
就连一旁的徐达都开始催促了,李善长不得不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陛下。
当李善长转过身来看向朱元璋的时候,刚想开口言语却被朱怀给打断了。
“陛下您就不用再担心了,有我和徐大人在呢,待会儿没什么事情我送陛下回去。”
有了朱怀的回答,李善长也算是放下心来了。稍稍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了。
望着他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的背影,朱怀陷入到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父皇,刚刚在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见,李大人是不是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朱元璋刚想要开口问些什么,却听见朱怀开口说的这句话。
“的确是这样子,朕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这种病究竟是怎么造成的?”
“其实不仅仅是父皇您好奇,我和徐大人同样也是非常好奇的。现在细究其原因也没什么用处了,只能等一等,等着找一个合适的办法来解决,您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