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羽化飛昇後,我成就萬古人皇討論-第29章 欺凌的內幕分享

羽化飛昇後,我成就萬古人皇
小說推薦羽化飛昇後,我成就萬古人皇羽化飞升后,我成就万古人皇
“谢谢公子救命之恩!奴婢没齿难忘!!不过公子最好不要惹她们为妙……她们的背后是幺幺殿下!”
小丫头惊魂未定,在自己手上不停的颤抖着,却对周蒙言道。
对方善意的提醒让周蒙立刻转变了态度。
他将刚才的单手拎着改成了双手抱着,显得十分的温柔。
“抱歉呢!刚才那么说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够明白。”
“现在没事了,我需要取回芳泽园的衣服。你告诉我在哪里就行了,我自己收。”
阳场全部是晾晒的衣物,二人很快就来到了蕊儿所辖的晾衣区域。
此刻她才得以确定周蒙的真实态度,全身的紧张一下子便软了下来,瘫在周蒙双手上,如同烂泥一般。
“还站得稳吗?”周蒙试问道。
对方尴尬的摇摇头,周蒙只好继续带着她。
蕊儿是事件的核心,她虽然不如周蒙聪明,但对刚才的局面多少有一些感触的。
隐隐约约已经察觉到了周蒙的心不坏,只是不敢确定周蒙的成色。
现在周蒙稍微挑明,蕊儿也很快明白了周蒙刚才这样说的用意。
周蒙刚才的举动看似是无情,实际上是在保护她。
“衣服我已经收拾好了,等奴婢腿脚有力了就去帮公子取!”
将蕊儿放在凳子上,还为她找来了一块白布,将湿透的全身擦一擦。
这个时候周蒙得以看清楚她的样子。
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但全身瘦得皮包骨头,没有丝毫的元气。
小小的个子看起来十分的可怜,居然让周蒙心生怜爱之心。
周蒙将右手放在其背后,偷偷运炁,为她疏通经脉,也为她缓解内伤。
而后一边问道:
“你说狐幺幺?她们是狐幺幺的人吗?到底是什么情况?说说?”
不只是好奇,还有周蒙的警觉。既然自己惹到了这件事,就有必要将他弄清楚。于是周蒙开始打探。
“她们不是幺幺殿下的直属,但也是幺幺殿下的人,因为她们是大山的人!”
“大山是幺幺殿下最为宠溺的男仆!”
“她们比我大些,算是我的姐姐,在我小的时候就非常照顾我!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特别是我的哥哥大雷在幺幺殿下做首席男仆的时候,她们更是十分的尊敬我。见我面都会行礼的那种。”
“我哥哥身强力壮,而幺幺殿下就喜欢身强力壮的男仆!”
“可是后来来了一个叫做大山的人,他比我哥还壮,通过武力击败了我哥,取代了我哥哥在幺幺殿下那里的位置。从此我哥就失宠了!”
“后来我哥多次挑战他,让他感受到了威胁,于是就开始使阴招!”
“多次害我哥哥不说,在知道我是他妹妹后,就将一部分矛头对准了我!”
“刚才那些姐姐也和他配过,算是大山的情人了,洗衣房里好多人都是大山的情人,所以才被指使来针对我!”
说到这里,周蒙算是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人族内斗,和古代皇帝的后宫争宠是一样的。
可怜的蕊儿是他们内部争斗的受害者。
“大山吗?哼!”周蒙想到这个名字,发出不屑的冷哼,上次想骚扰青儿的那个大个子不就是叫做大山吗,“是他啊?”
想到这里,他便放下心来,因为只是一个大山的话,他不怕。
不过对方居然通过纵欲,将整个洗衣房都掌控在了手上,不得不说,厉害。
“难怪洗衣房的人都对蕊儿冷淡的,原来如此!”
狐幺幺也是收了一个人才。
“你为什么会掉到河里去呢?”
周蒙好奇的问。
看到刚才那一群嚣张的女人,周蒙猜测大概率是刻意的谋杀。
“都怪我!我洗衣服的时候把狐幺幺殿下的丝巾弄丢了!”
“河水冲走了它,我是为了取回它……”
周蒙不由得觉得这个丫头真傻。
“所以就跳河抢丝巾了?你可不会游泳哟!”
说着说着,对方居然落泪了。
“完了,丝巾还是没有抓住,它顺着河水流走了!我完蛋了!”
对方嘴唇发乌,十分畏惧。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周蒙刚才可能不解,现在绝对明白了。
一定是大山让人多给这个女孩子一些“照顾”!所以她们给了蕊儿超额的衣物量,让她忙碌到死。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幺幺的衣物会这么巧的在她手上了。
至于幺幺的丝巾为什么会飘走,这一点周蒙不好判断原因。
但对方极有可能借着丝巾的事情发难。
就算狐幺幺最后不说什么,大山以及手下的这一群女人们都不会轻易放过蕊儿。
找到理由都会修理她一顿的。
“涉及到了我芳泽园,狐幺幺很难不说什么!小丫头有一番苦要受喽!不过比刚才直接溺死好!”
嫡宠傻妃
“接下来是福是祸,我就爱莫能助喽!”
周蒙暗自嘀咕。
他能做到的事情非常有限,非亲非故的,他已经帮得够多了。
此刻拿到了衣物,他也准备离去了。
“公子,往日都是青儿姐姐来取衣服的,公子头次来,还不知如何称呼。”
周蒙刚才为她运气疏通经脉,此刻她封堵的经脉被打通,伤势好了些,腿脚也恢复了力气。
甚至连脸色都好看了些。
“你可以叫我小泽,芳泽园的衣物放在河边,你洗了,我过两日来取。”
周蒙如此说。
“小泽公子留步,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对方有些扭捏,明显是不好意思,以前都是找的青儿姐,现在和周蒙不熟。
不过还是说了出来:“这些衣物是我哥的,我帮他洗了,能不能麻烦公子替我带给他!麻烦了!”
周蒙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这样的小事他还是能接受的。
于是痛快的接过衣物,不再回头的离开了。
……
“大胆!那个贱人!”
芳泽园传来一声怒喝。
九妹被周蒙带回来的消息气了个半死。
她不知道这些消息都是他选择性告知的。
“那个贱人居然如此嚣张,把手伸到洗衣房去了,还想害我们芳泽园的御用洗衣人?”
周蒙继续拱火:
“小姐,他们的势力遍及洗衣房,若是想在小姐贴身衣物上下毒,岂不是……”
一听这话,九妹彻底变了脸色,周身的灵力控制不住的外溢。
周蒙却在心中偷笑:“我不愧是拱火小能手,快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