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開局贈送天生神力 愛下-第四百三十五章 乾宇展示

開局贈送天生神力
小說推薦開局贈送天生神力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呼!
铁锁山道旁,白昙青卉在风中飘摇,发出淡淡的清香。
远处的涛涛云海同样顺势消散积聚,时卷时舒。
两人并肩往山上行走。
又是一阵风吹过。
林末将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额发拂到脑后,有些疑惑地看向齐孙:
“师兄可知天尊召我是有何事?”
李神秀这类人有点类似于前世的武痴,甚至于山中杂事都是交给另一副脉主处理,自己则宅在大雄宝殿里诵经练武。
属于平日里不找你, 但找你一定有事。
“或许是因为你在兽行宗的事,或许是因为这次四通城的事,我哪知道。”
齐孙摆摆手,随口道,说着整理起自己身上的衣衫,抚着其上的褶子,一副珍视的模样:
“师弟啊,你说我这衣服好看不?”
??
林末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想到话题能转这么快。
下意识仔细打量了一番其身上穿的衣服。
材质确实不错,只是制衣师傅手艺不怎么行,至少衣服左肩上纹绣的红龙,左边的龙角有些歪……
“看着还不错,师兄穿着倒是极为的精神。”
林末缓声说道。
他这倒没有说谎,之前的齐孙,平日里一件烂袄子天天穿,再是气势非凡,也给人不着调的模样。
此时换件新衣服,不管怎样,总有了几分高手的气度。
“呵呵,我也觉得穿起来很精神,呵呵, 这是你嫂子亲手给我裁的, 我可喜欢得紧。”
齐孙两只手插着腰, 像是个得了新玩具的孩子般,高兴地说道:
“对了师弟,听说你之前炼了些普通武夫吃的丹药, 效果好像不错对吧?伱嫂子天赋不咋行,现在还在肉身境打转,也不知晓你那丹药,她吃了会不会有什么好处……”
怪不得连功也不练了,半路就把我截住……
林末有些苦笑不得。
齐孙这人有些赤子之心的味道,换句话说,就是从小天赋好,没受过打击。
因此年轻时被李神秀派下山,到处入世修行,见到了世道险恶后,这才算好了些。
不过人性子还是有些不着调,往日同样一心奔在修行上,对身旁之事不怎么上心。
以其心思,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必然不能放下武功,来替李神秀传话。
“是药三分毒,不过偶尔服用些,自然也是有益的, 到时候师兄来找我取一些。”
林末自家便是个药学大师,有时候搞毒搞累了,也会造一些好药,尤其是知晓自家家人确实天赋不算好后,更花了些功夫在上面。
平日炼得多,也不怎么在意。
齐孙闻言哈哈大笑,一把揽着林末肩膀,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言两人的相遇极其普通,对方家世一般,就在山下灵妙城。
齐孙于山下游历时,恰逢练的一门功在关键时刻,平日就坐在街边揣摩。
后者因为其穿着,以为是一般的落难人,不时好心地给予些食物。
一来二去便走到了一起,也算是缘分。
林末一边听着,不时微笑附和,做个合格的倾听者。
齐孙见此也说得很舒服,兴致越发好,又开始想讲些生活上的小事,只是还未曾开口,前方便传来了李神秀的声音:
“可我明明记得,半月前问你,其是何人,小孙你可说得只是朋友啊……“
登上最后一级台阶。
广阔的白玉广场上,李神秀立于石栏边,明明闭着眼睛,却好似在眺望山下风光。
身后的狮虎香炉正燃着手臂粗的线香,直直的烟气平静祥和地升起。
“嘿嘿,当时确实是朋友嘛……”
齐孙有些不好意思,右手下意识摸着后脑勺,之前洪亮的声音顿时低了不少。
一把松开林末的肩膀:
“师弟啊,天尊就在这了,你不是有事要问他嘛,去吧,我还有几通拳没练,就不等你了哈。”
言罢,朝李神秀行了一礼,不待对方回话,便直接溜走。
李神秀见此不语,只是笑了笑:
“你师兄武学天赋很好,但比起这天赋,我更看好其心性。”
“师兄人确实不错。”
林末点头。
初始时,齐孙实力远强于他,可没过多久,他便迎头赶上,对方对他态度却始终如一,并没有什么失衡感,确实心性很好。
“练武练心,有时候神功易得,却常心难求,见难而退,见苦则避,只是悟不透大觉。”
李神秀轻声感慨道。
林末有些听懂,有些没听懂,但不妨碍他面色肃然地点头。
“这段时日,你在山下似乎收获匪浅。”
李神秀话题一转,明明闭着眼,却低下头注视着林末。
“天尊慧眼,林末确实有些进步。”
他没有隐瞒,也知晓对方说的是什么。
在落鸦岭战场上一番大肆掠夺后,他进展收获之大,常人完全难以想象。
大部分精血法力,即使是现在,他都没来得及吸收,藏敛于发梢的月蛇之中。
估摸着消化完毕,死魔心便可凝聚圆满。
说是收获匪浅,确实‘匪’得很。
“赤县武道里,无论是左道之法,还是正道真传,终归万般道理殊途同归,只是方式不同而已,不过他界之法却不一样,去芜存菁很多人在走,但至今没多少人能走得很远,几是每一步战战兢兢。”
李神秀轻声说道。
“天尊可有说法。”
林末听明白了对方意有所指,两手合十,直接请教道。
李神秀笑了笑,转过身,看着山下云海,
“千羽界三字,其实是赤县之语对其的音译,准确说,其应该是一座名为‘乾宇’的天地。”
说到乾宇二字,他语气都略微凝重了几分。
“你认为,乾宇界内,道路本质到底为何?”
“观想,传承,引路?”林末想了想,说出三個词。
“是差非差。”
李神秀点点头,又摇摇头。
千羽界传承分祖道,仙道,但本质是殊途同归。
两者都为观想十仙,抑或其他存在,凝练法力。
这种手段凝练出的法力本质上,比意劲要强上不少,虽没有棉花与铁那般区别,但也差不多。
李神秀伸手指了指天边沉浮于云海的大日:
吞天帝尊 一刀引秋
“千羽界传承,大多来自于那些强悍的存在,其一个个就如这天边大日,洒下无数光辉,照耀整片大地,
在其修行道路之上,引领着无数修行者,如指路明灯一般。”
说着李神秀有些感慨:
“只是也正如这烈日一般,光芒太甚,太过宏伟,若离得太远,无法受阳光润泽,若离得太近,又需忍受炙热烘烤,此间距离如何把控,便引申出了该界诸多法门。”
“炙热烘烤?天尊说的是道化?”林末若有所思。
“是的。”李神秀点点头。
“法力凝练,肉与神合,本就不是凡夫俗子能够企及,一旦走错道路,‘距离’没把控合适,便如枯草入火,将被焚烧得一干二净,甚至后果比其更糟糕,
这也算得失蕴藏其间。”
世间任何之物,其实都被命运暗中标定有价格。
你想要得到什么,便需做好失去什么的准备。
偶尔代价不显,或许是时候未到。
林末想起之前打死之人,不少显露道化状态之时的模样。
那般状态,那般完全失去人之神志的状态,确实要比死更来的可怕。
他心中微微一凛,忍不住问道:
国王们的海盗
“天尊,这那千羽界‘十仙’你可知到底是何等境界?不仅能指引人修行,还能引人道化,真有如此骇人?”
“十仙?你竟然知晓?”
李神秀颇为惊异地看了眼林末,缓缓点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开始提及其昔日下山游历的过往。
他自小天赋很好,但又不算太好,每个阶段,都称不上顶尖。
只不过邀天之幸的是,虽然都称不上顶尖,但每一步,却走得都极为踏实,也未曾有过迟疑,放缓速度。
因此开始时,同行者众多,随着时间过去,境界上升,身旁之人有的停滞不前,有的天资耗尽,他却稳扎稳打,最终攀上高峰,独立山头。
也正是那时,观感身旁无人之寂寞后,这才下山。
“我于灵台山上修持五十年后,不知不觉,便察觉到前方有路,却前路无人,随后决意下山游历,感悟红尘,而在山下,曾遇两败,其一为在七海中游历,见一海族,与青龙为伍,一人一龙,可于我大暗黑天中有余力……”
回顾往昔,李神秀脸上出现惘然之意,如今他实力更强,也曾数次前往七海,却未曾碰见故人:
“其二则是在望京天倾山,机缘巧合下入那边界域,遇一人,名为计都……”
冷少的贴心催眠师
说到计都二字,他脸上惘然变成郑重:
“其明明于界域之外,只是凭借黑山落于界域,却生生在我黑天之中点亮凶星,将我黑天之域点破,事后我知,其便是十仙中的星君。
意味着,像其那般强之人,至少为十人,如今出现的,还有‘长生真君’‘黄袍老祖’“大日真君”等等。”
“至少十人……”林末微微沉默。
“不错。”李神秀点头,“其每一人,都是一道传承源头,譬如长生真君所立长生门,大日真君所在祖神山,也有孤寡之人,譬如那黄袍老祖,
其每一人,境界确实极高,若是真身出没,凭借其生命磁场,便能使得普通武夫受到精神冲击与污染,乃至于引起不可预知的变化。”
说到这,李神秀其实也有些不解。
实力越强,无论是肉身还是精神,到达一定程度,其实都能影响外物。
古话曾言,人定胜天,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也正是这个道理。
就如他这个境界,端坐于大雄宝殿,稍微克制己身场域,便使得灵台山更适修行。
若是放开场域,也会使其中之人受到影响。
但绝不会像千羽界中的‘十仙’那般夸张。
更不能什么心神藏于其间,于其身落下烙印,指引修行,就跟邪道一般。
“我知晓你应该有手段抵消其中影响,但须得明白,也正如那烈日,你靠的越近,确实会越温暖,当这靠近,又是相互吸引的过程,
此时你或许有手段能抵御其中热量,但之后呢?借其光芒修行,有借也得有还,对方不是傻子。”
李神秀轻声告诫道。
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在他看来,对方这种行为,就如中古年间,一位名为血魔老人的左道人物一般。
其自创一门名为回血道炼典的功法。
根本奥义为汲取旁人精血,随后以自身强悍道行磨练其中杂质,回复己身。
开始时,虽邪异,但也仅仅如此,毕竟类似功法虽然少见,并非没有。
撿漏 金元寶本尊
而在之后,创出血种速成之法,度人血种,使人能快速入门后,便真正一发不可收拾。
要知道这种取人精血修行突破境界,副作用又少得可怜的功法,堪称好用至极。
引得不少左道之人争先恐后拜入门下。
一时间曾声势浩大无比。
即使数次朝廷官方围剿,也未实质解决。
可没人能料到,这已呈尾大不掉之势的血道门,就在其最声势浩大之时,一日间便分崩离析,门中高手死伤殆尽。
而始作俑者正是那血魔老人。
度人血种,使人为土,以回血道炼典浇灌催熟,最终生出果实,再攫取之。
借无数门人性命,突破境界。
这便是事件真相。
换言之,千羽界中,那些道祖真君予人光辉,助凝法力,与之又有何区别?
听完李神秀讲述的故事,林末面色肃然,顿时知晓对方好意。
“此间道理林末必然铭记……”
东流无歇 小说
他深吸一口气,下意识摸了摸左胸,双手合十:
“多谢天尊。”
“人人缘法皆不同,我也只是将我之经验之谈与你,该如何做,怎么做,还是需要你自己把握。”
李神秀说着,不知想起什么,有些惋惜:
“苦海难度,大觉难成,世间其实没人能真正度谁,唯求自渡啊。”
说罢,摇摇头,没有等林末回话,同样两手合十,行了个佛礼,不知是对林末,还是对自己。
事毕,便转身:
“如此,离去吧,近期或有大变动,时刻做好准备。”
言罢朝大雄宝殿走去。
林末行佛礼目送。
不知为何,他感觉到这家这位天尊,气机与之前隐隐有些不同,好似多了某种不一样的变化。
只是其实力本就深不见底,他也不好询问。
目送其入殿后,当下,便也下山回到清凉寺。
这次外出,可以说收获满满,余下时间,他打算好好修行,潜心修炼,彻底消化其中资粮。
彻底凝练死魔心后,他也该着手突破自在天境,大宗师境界了。
天人交感,大宗师境,外加天子自在魔心,到那时,实力必然将有不小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