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浴血路,通天道 txt-第四十二章 醫生觀察郭曦傷,鴻飛拜師孫長立閲讀

浴血路,通天道
小說推薦浴血路,通天道浴血路,通天道
上京,征北将军府。
庭院的上空飘洒着小雪,在缕缕微风的吹拂下缓缓落下,落到了一个少年手掌中。
郭曦抬头仰望天空,灿烂地笑了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中,都存在着美。
今天他刚回到上京,被送到府邸上先修养。孙长立已经找好了医生,现在应该快到了。
现在他已经脱下了几乎被砍烂的亮银铠甲,褪去了一身武将官服。换上了他平常穿的儒士衣服,羽扇纶巾。
只是他没来得及洗澡,现在浑身血污,弄脏了刚换上的衣服。
就在他欣赏冬日这庭院中的美景时,跑入仆从向他禀报:骠骑将军找来的医生到了。
郭曦晃了晃还有点发晕的脑袋,转头说道:“领他去内厅。”
说着,他便动身前往内厅,去见一见这个医生。
只不过每走一步小腿处的刀伤就隐隐作痛,连带着浑身的伤口一块疼。但是郭曦咬咬牙挺一挺,也没什么。
毕竟在战场上受伤的时候,来的疼痛比此时更甚不知多少倍。
到了内厅,他才发现他想错了。来的医生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得有十好几个。
站在前面的是好几个发须皆白,面目慈祥的老人,让人一看就很感觉他们都很善良。
郭曦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坐在椅子上。(因为全身上下都有伤口,碰着疼)
这些老者看到郭曦来了,急忙躬身作揖,道:“见过征北将军。”
郭曦急忙说他们不用如此客气,招手让他们过来给自己看看。
这些老者便凑过来,挨个上来把脉看气色,说出自己的见解和方法。
这些人都是孙长立从上京找来的最好的医生,让他们全都过来看看郭曦的伤势。
在把完脉后,郭曦便让他们看了看身上的伤口。
一个老者在仔细观察完伤口,看看郭曦此时身上的表现之后平静地说道:“幸亏伤口不深,敌人装备精良,没有得破伤风。”
接着,老者又说道:“伤口总共八十道,虽然许多都在要害,但面积小,无甚大碍。多加静养,不剧烈活动,一个月后伤口就能愈合。”
郭曦听完,顿时出了一口气。幸亏他身上穿着银甲,手里握着干将,要不然早就被砍成渣渣了。
虽然他一开始站在后方,但后来敌人进攻愈发猛烈,他又冲上去了,挨了不少刀。
原来在镇远府重伤昏迷是因为有大量伤口,流血过多。当时好不容易才遏制住了喷涌的血液,郭曦才缓缓醒来。
医生嘱咐他不要再上战场,正是因为怕伤口裂开,鲜血喷溅。到时候,恐怕他们就无能为力了。
幸亏郭曦运气比较好,虽然后来也被砍了好多刀,但是都没砍在老伤口上,仅仅只砍出了新伤口。
就这样,他就被砍出了八十道伤口。
精靈之全能高手 小說
老者此时有开口说道:“将军,老朽甚是敬佩啊!”
郭曦听闻,看着他饶有兴致地说道:“哦?这是为何?”
老者淡然一笑,指了指郭曦身上的伤口。
虽然他伤口不深,但是数量巨大,让刀伤几乎遍布全身,看起来狰狞无比。
这忍耐力,确实是常人所不能比的。
其他医生看到这般场景,也点了点头。他们行医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如此的伤势。
那老者又嘱咐了郭曦几句之后,便和其他医生告辞离开了。
郭曦远远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感受着浑身传来的痛感,用手撑着椅子站起来,走出大门去见孙长立了。
十几分钟后,骠骑将军府书房。
还是这个地方,看到的还是这般情景,见的还是这个人。
再见孙长立,却恍若隔世。
行军路途的重重磨难,镇远府那昏天黑地的防守厮杀,这一个月,却让他感觉过去了一年之久。
他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当初毛遂自荐是对是错。但,他没有辜负那一腔热血,这就够了。
郭曦向孙长立行礼,孙长立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果真是青年才俊,击败北乾,汝居首功。”
郭曦抬头看着孙长立,神色有些复杂,回答道:“曦怎敢居首功,老将军的指挥,方为克敌制胜之根本。”
孙长立听到这话,笑道:“何为其然也,汝这般少年,将来定能超越老夫。”
说着,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说道:“不知汝志向如何,愿为武将否?”
郭曦支支吾吾地不知如何回答,说:“这……”
孙长立看到郭曦这番表现,哈哈大笑,道:“何故作此女儿姿态。如若愿为武将,老夫便将这一身谋略传授于汝。如若不愿,此时作罢。”
虽然孙长立作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但他的目光一科没有离开过郭曦的脸,耳朵也竖起来等着郭曦的回答。
郭曦经过片刻思考,便答应下来。
孙长立听闻,顿时喜笑颜开。
紧接着,郭曦对孙长立行一个简陋拜师礼,尊称他为先生。真正的拜师礼,得等到他回到京城再大办。
孙长立看着郭曦,心中此时却感慨万千。自己找了一辈子,总算是找到传人了。
当初听完郭曦的计划时,他便知道此子有大才,将来也许能超越他。
而当郭曦提出要亲率军队偷袭镇远府时,他看向郭曦的眼神就有些发愣。
因为这道挺拔伟岸的身影后,似乎有着他年轻时的影子。
当年孙长立年轻时便是靠着军功一步步地爬到了骠骑将军的位置上,那都是一刀一枪的杀出来的。
飘远的思绪重新回来,孙长立缓过神来,看着眼前的郭曦,笑道:“既然如此,那为师先教你……”
最强红包皇帝 侠扯蛋
还没等孙长立说完,忽然骠骑将军府外传来一阵嘈杂声,然后许多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似乎向着他们这般靠近。
孙长立先让跪下的郭曦起来,眼睛看向门口,他已经感觉出来来者已经走到门口了。
来者走入,看到他们所穿的服饰,孙长立顿时一愣,目光中透露出迷惑。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声音却已经传到了他耳边:“圣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