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愛下-第六百八十二章時代落幕與開啓閲讀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小說推薦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葬礼安排在黑湖靠近禁林的地方,空地上排列着几百把椅子,但来的人越来越多,教授们临时又在附近添置了不少,所有的椅子都正对着一张洁白的石头桌子。天空稀稀拉拉下着小雨。
椅子上差不多坐满了人,仍有人陆续赶到,他们神情肃穆地站在后排位置。
一直到葬礼开始,格林德沃都没出现,菲利克斯压下心中的疑虑,安静坐在座位上等待仪式开始。
众人听见了宛如天籁的音乐。
清澈的绿色湖水靠近水面的地方,一支人鱼合唱团婉转歌唱,他们苍白的面孔十分激动,用人鱼语言表达自己的哀伤;菲利克斯抬起头,细如丝织的小雨仍未完全停下,晴朗的高空盘旋着一只凤凰,从它口中发出凄婉动人的挽歌。在人鱼与凤凰哀婉之音的重奏中,海格出现了,他抱着邓布利多的遗体,穿过座位中间的空隙朝前排位置走去,大滴大滴的泪水漫过胡须滴在包裹遗体用的缀满金星的紫色天鹅绒上面。
海格动作十分温柔地将紫色天鹅绒放在洁白的石头桌子上,呆滞了几秒钟,手还保持着抱东西的动作。然后他返回过道走到小格洛普旁边(周围空出一大块),那是他同母异父的巨人弟弟,穿着巨大的夹克和帐篷似的长裤,表情温顺,安慰似的重重拍打海格的头。
音乐停下了,人鱼潜入水底,模糊的面孔彻底消失。只有凤凰还在天际滑翔。一个头发浓密、穿着黑色巫师袍的小个子男人站起来,走到石头桌子前,转过身神态庄重地面向众人。他清了清嗓子。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一只银色的猞猁轻盈地落在菲利克斯一行人面前,优雅地抬起头,从它口中发出金斯莱的声音:“格林德沃来了!带着一些人,你们最好一哦,天呐!来的人太多了!”他最后的声音已经变得十分惊慌,一点儿也听不出往日的沉稳。
前面几排巫师面面相觑。
国际巫师联合会主席巴巴吉德阿巴金德皱着眉毛说:“他把那些圣徒带过来了?是炫耀武力还是防备我们使诈?”没有人回应他,菲利克斯眼睛里的银芒一闪而逝,他的眼睛骤然睁大了。
他倏地站起来,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转头对麦格教授和三位院长说:“我先过去。应该不会发生战斗,但是一一”“当然不会发生战斗!他立誓不主动挑起巫师战争!”阿巴金德举起一条手臂说,那里的皮肤有一些奇怪的纹路。菲利克斯没看他,继续镇定自若地说道:“但我建议学生们——至少低年级学生随时准备撤离,通过密室。”
麦格教授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变得煞白,她揪住自己胸口的衣领确认,“来了很多人?“
菲利克斯简短地说:“远超想象。”说完,他像一滴水融入空气中,消失在众人眼前。前来参加葬礼的人顿时议论纷纷,阿巴金德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麦格教授越过众人,举起手臂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高声说道:
“…霍格沃茨将保护所有来宾的安全,一旦发生危险,我们会挡在前面,为你们争取时间。疏散工作由费尔奇先生和庞弗雷夫人负责。级长和教授维持秩序,等待信号。疏散地点—一波特?哈利波特?”她喊道。
哈利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脸上还残留着浓浓的惊讶。
“你知道地方一”麦格教授低声说,“在密室里,那个人的雕像内部有可供撤离的壁炉。
可以用蛇佬腔打开。“说完,她匆匆朝学校正门跑去。但没走出几步,她愕然地停下来。
学校大门处的天空突然发出耀眼的白光,迎面看过去的巫师眼睛一阵刺痛,哈利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他发出警报,紧接着天空暗淡下来,不,哈利强忍着泪水眯起双眼,天空中出现了一座虚幻的霍格沃茨城堡,将白光完全笼罩住。
黑色的城堡似乎被白光照亮了,那些光线如细小的刀子一般,眨眼间在墙壁上留下无数深深的划痕,
墙面如水袋般裂开,似乎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了,菲利克斯翻过一页魔文之书,墙壁表面闪烁起细小的魔文符号—裂缝消失了。
格林德沃一挥魔杖,所有光芒消失。
菲利克斯抬起头,城堡线条若隐若现。
“邓布利多的招式,”格林德沃感叹道:“当年令我印象深刻,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模仿得也不差。”两人相距两百英尺左右,格林德沃身后的空地站着黑压压、沉默的人群,数量差不多几千人,
和菲利克斯得到的情报完全对不上。
他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这些人大部分是格林德沃找来凑数的。
金斯莱在旁边有些狼狈地说道:“学校其它地方也有人,他们把学校围起来了,不过这些人没有动手的意思。”菲利克斯的视线越过格林德沃朝远处看去,一些人朝他们指指点点。
更远处的地方,不断有巫师赶来,幻影移形的“噼啪”声连绵不绝,后来者挤挤挨挨,使劲儿仰头看,似乎正参加一场集会,或是正观看比赛。菲利克斯唯独没有嗅到大战前的气味。
格林德沃朝他招招手。
“我们还没正经打过呢,在阿巴金德赶来之前,还有一点时间,不妨趁着这个机会一“
菲利克斯眼睛突然望向人群,他用了摄神取念,一道咒语射过来,从魔文之书中跳出来一具高大魁梧的铠甲,咒语瞬间被弹飞。菲利克斯收回目光,心中疑惑更多了,这些人似乎带着任务而来,准备掀起乱子。
但除非阿巴金德和那些魔法部部长都是瞎子,让格林德沃立下了虚假的誓言。否则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那就满足你的要求。”菲利克斯平静地说,魔文之书哗啦啦开始翻页,一道道黑色闪电朝着格林德沃攒射,格林德沃睁大眼睛,魔杖发出尖厉的啸声,黑色闪电在他面前飞溅。
这时候就能看出他身后的人群谁是精锐谁是乌合之众了,一些人站了出来,联手撑起保护魔法,但更多数量的巫师连连后退,乱作一团。菲利克斯眉毛松了松,但随即再次皱紧。
“退后。”格林德沃似乎压抑着怒火喊道。
他举起魔杖,一只银色的、身体覆盖蓝色火焰的火鸟从杖尖钻了出来。火鸟的两只眼睛被晶莹的火焰代替。
“守护神?”菲利克斯心想,在报纸上看到他还不敢完全确定,现在亲眼见到,他终于做出准确的判断。
空气里用古代魔文和记忆魔法幻化出来的城堡从线条转为实体,将那个奇怪的守护神困在里面。格林德沃挥动魔杖,火鸟一下子膨胀成上百倍,横冲直撞,与此同时,天空中飘落一朵朵蓝白色的花朵,
它们黏在菲利克斯召唤出的城堡墙壁上,眨眼间,两人中间的战场变成一片火海。
麦格教授、斯普劳特、斯内普、博恩斯、阿巴金德率先赶到了,他们后面跟着十几名其它国家的魔法部部长和随行傲罗,这些人都惊讶地张大嘴巴。
阿巴金德眼睛里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和其他人的震惊与敬畏不同,他的眼神中还多了疑惑和不解,
他撸下袖子,盯着手腕上的花纹发愣。牢不可破的誓言没有发挥作用,所以两个人都没有认真?还是一对一不算挑起巫师战争?
麦格教授和博恩斯女士一脸担忧,菲利克斯似乎落入下风—整座城堡被魔法火焰笼罩了,十几只火鸟从塔楼里探出头,体型比火龙还大,盘踞在高处四处喷吐火焰。
这时候,菲利克斯将魔文之书高高抛起,魔文之书化作一道霞光融入城堡。
城堡瞬间扩大了十几倍,和真正的学校城堡规模几乎一模一样,每一块砖头上都闪烁着魔法符号。
仿佛是遥远的地方传来呼喊声。
一些身影踏着整齐的步伐,从空气中现身—那是霍格沃茨的学生、教授,他们手里握着魔杖,动作整齐划一地念出咒语,刹那间,成百上干道金红色的咒语穿透空气。格林德沃的火焰被迫分割开,接着一只只体型夸张的魔文生物出现了,它们悍不畏死,径直冲进火海,几秒钟后一只火鸟被冲溃,化作碎片般的火焰,恰好被底下的学生的咒语将火焰湮灭。
如果说这是一场以城堡投影作为战场的战斗,菲利克斯已经开始收复失地。
格林德沃面色凝重地挥动魔杖,两人似乎达成了默契,没在使用新的魔法,而是比拼各自对魔法的理解。不断有新的火鸟分裂出来,天空中的火焰花瓣如雨点般落下,但一切变得无济于事,城堡里的学生一一他们只是菲利克斯图省事捏造的影像,本质上和在地上横冲直撞的魔文生物没有任何区别一它们不会死,力量也比真正的学生更强。
“就是他?”格林德沃身后的人群中,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巫师问。
“没错,满意吗?”维塔·罗齐尔问。老巫师咳嗽了两声。
最后一缕游离的火焰熄灭了,城堡里只剩下一开始的那只火鸟守护神。菲利克斯在心里权衡,如果格林德沃只有眼下表现出的实力,自己还能应付格林德沃已经放下了魔杖。
“住手一一”阿巴金德适时喊道,他站出来,举起胳膊咬牙切齿地说:“格林德沃,你想背誓吗?你想挑起战争吗?”
“不过是打发时间,”格林德沃哂笑道,他顺着阿巴金德的目光,看向自己身后,“哦,他们是我找来看热闹的,我担心葬礼不够隆重一那样的话我这个邓布利多的老朋友也会感到失望。”
阿巴金德表情僵硬,他忍不住压低声音嚷嚷:“格林德沃,你违规了。如果你还想谈判,就让他们离开。
格林德沃斜睨了他一眼,菲利克斯原本以为他会拒绝,毕竟搞出了这么大的声势,但格林德沃竟然妥协了。
“你们也听到了,你们可以离开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格林德沃用魔杖指着自己耳语道,他的声音清晰地传遍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接着,他们一个个幻影移形。
格林德沃收起魔杖,摊开手掌问。“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你们放心了吧?”
阿巴金德和教授们明显松了一口气。他们之前被数千名巫师包围,黑压压的人头连成片,任谁心里都会发憷。何况学校里还有上千名学生和不远万里赶来参加葬礼的人。
看样子格林德沃只是为了向他们一一国际巫师联合会和各国魔法部——示威,而且不得不说,他的目的达到了,这才过去几天,格林德沃就悄无声息地召集了这么多人,哪怕他们中大部分都是一按照格林德沃自己的说法,是来看热闹的,但这份号召力足以让他们在心里敲响警钟的同时不敢有任何小动作。
格林德沃走过来,朝菲利克斯伸出手。菲利克斯迟疑了一下,抓住那只递过来的手。
两人互相感受到对方手臂里的符咒。以及别的什么东西。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了!你会成为所有巫师的公敌。”菲利克斯低声说,眼睛死死盯着格林德沃,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难怪他这么急!
格林德沃一怔。随即微微欠身。
“我深感荣幸。”他说,“哦,对了一”他的手突然变得滚烫,“很遗憾破坏了你和邓布利多的计划。不过邓布利多高估自己了,一个好人怎么会比彻头彻尾的坏人更有威慑力?”
未来的我是攻略之神
他说完朝阿巴金德走去。
“格林德沃!”菲利克斯叫住了他,“今天会有无辜的人死去吗?”
格林德沃停住脚步。
“无辜的人?我想…不会。”他头也不回地说。
菲利克斯留在原地,麦格教授叫了他一声,他抬起脚跟上。他张开刚刚握手的那只手,盯着自己的手掌心,那里静静躺着一朵蓝色火焰凝固的花瓣,菲利克斯悄无声息地将花瓣碾碎,一道咒语出现在脑海中。
是召唤圣徒的魔法。
菲利克斯长长吐出一口气。
警报解除,而且还多出一个参加葬礼的人。除了和格林德沃朝夕相处一年的霍格沃茨学生感到不适外,其他人并没有露出多少异样的表情。纳威倒是想站出来质问那枚窥镜的伎俩,但被身边的西莫和迪安死死拉住了。
“别冲动,纳威。”哈利小声说,尽管他的心情也十分复杂。
阿巴金德简单说了两句,表示格林德沃是受到自己邀请来的,等到葬礼结束,他们会展开更进一步的谈判,到时候和平指日可待。站在他旁边的格林德沃表情不置可否。
葬礼继续进行。当阿巴金德回到自己在第一排的座位后,格林德沃并没有跟着过去,他走到那个头发浓密、穿着黑色巫师袍的小个子男人面前,他彬彬有礼地问,“请问,现在到了叙述死者生平的环节了吗?”
“是、是的。”小个子男人结巴地说。
格林德沃咧开嘴。
“那就交给我吧,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熟知邓布利多优点和缺点的人了。“
小个子男人表情一僵,求助般地看向前排巫师,那里坐着一排大人物。但谁也没有吭声。小个子男人尴尬地让开位置。格林德沃瞥了洁白的石头桌子上遗体一眼,邓布利多似乎安静地睡着。
他转过身缓缓地说道:
“我和邓布利多相识时间远比你们想象的要早,当时邓布利多刚刚毕业,而我也因为研究黑魔法被学校开除,命运让两个苦闷的年轻人在戈德里克山谷相遇。我们一见如故,很快关系变得比血脉兄弟更亲近,因为兄弟只在血缘上有联系—一想想现实中有多少家庭关系破碎啊—一而我们在理念上无比契合…”
他刚说了一个开头,就引来不小的骚动。但哈利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邓布利多具有很多优点,但抛开那些乏味的学术研究,他最为人称道的贡献是坚决维护麻瓜及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师们的权益。令人唏嘘的是,他本人就曾是麻瓜的受害者,哦,可怜的阿不思,他的家庭因为几个麻瓜变得支离破碎,当然,我们的执法机构和《保密法》也添了一份助力。”
麦格教授坐立不安,她想要站起来,但被菲利克斯按住了。
“让他说。”菲利克斯平静道,表情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受害者本来就有权向加害者复仇一用能想到的任何方式,但邓布利多却放弃了,这份经历想必在一些人眼中非但无损邓布利多的伟大,反而让他的个人形象被赋予了英雄式的悲剧色彩,欢呼他的仁慈与悲悯之心。但我却看到了他的软弱与怯懦。”
人群议论纷纷。
“我们一度无话不谈,因此我知道邓布利多埋藏在心底的小秘密,他希望巫师和麻瓜和谐共存,亲如一家,多么高尚的理想!可惜他只想得到结果,却对实现这一结果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感到畏惧”
“因为畏手畏脚,他最终站在了我的反面。他背弃了自己的理想,我们的理想!终其一生,不敢迈出一步,即便最后去世时也只能抱着小心翼翼希望。”众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愤怒起来,格林德沃环顾四周,没有一丝畏惧:“这就是邓布利多,或许你们和我对他的看法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一致的,邓布利多代表了一个时代,随着他的离去,一个时代也就此结束了。“
“而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格林德沃说罢,对其他人看也不看,转头盯着石头桌子。耀眼的白色火焰爬上同样洁白无瑕的石头桌子,火焰越升越高,天空传来一声悲戚的凤鸣,火焰突元消失了,原地出现一座白色的石头坟墓一邓布利多的遗体和桌子都被包裹在石头坟墓里面。
葬礼结束了。
半晌,场地里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格林德沃沉默片刻,凝视着菲利克斯,菲利克斯迎着目光和他对视,他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转身朝禁林走去,对身后阿巴金德的呼喊没有任何回应。
阿巴金德和几名魔法部长站起来,茫然地望着格林德沃的背影,“他竟然直接幻影移形了!他不想谈判了吗?”
菲利克斯仰头盯着天空,凤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又一个熟悉的人永远离开,而他接下来一用某个人的话说,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海普教授?”一个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声音说。
“哦,格兰杰小姐,”菲利克斯朝旁边警了一眼,“还有波特,韦斯莱,隆巴顿。请坐。离校的火车什么时候出发?”
”一个小时后。”赫敏说,她看了菲利克斯一眼,似乎在心里酝酿着什么:“那位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主席似乎和格林德沃达成了某种共识…”
“你是说一他们俩在十几位魔法部长的见证下立下牢不可破的誓言’?”
哈利几人吓了一跳,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个消息。赫敏想了想说:“哦一我猜这确实很让人沮丧,从他今天的表现也能看出来,他不是乖乖听话的人…虽然我们都能意识到风险,但却什么也做不了,
因为任何反对意见都代表着站在那些人的对立面一”
“你想说什么呢,格兰杰?”
“哦,”赫敏小声说,“我想说,嗯,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感到无力”
菲利克斯笑了笑,他似乎振作起来,又似乎没有。
“让我感到无力的不是格林德沃,而是整个世界即将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既渴望又畏惧它的到来。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参考。”
“教授,”哈利说:“不管发生什么变化,我们肯定和你站在一起。”罗恩和纳威附和着点头。
菲利克斯直起身体,用审视的目光挨个打量他们一遍,“好吧,我会当真的。那就从现在开始, 陪我看看天空,顺便等外界的消息。希望不会吓到你们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嘟囊说。
哈利几人面面相觑。
时间一点点过去,事实上,还不到五分钟,阿丽米娅博恩斯就脸色大变地走过来,她跌跌撞撞,似乎随时可能跌倒。眼神里更是掩饰不住的惶恐。
哈利从未见过她这幅样子。
“博恩斯女士?”阿巴金德问道,他正和秘书以及其它国家的魔法部高官商议情况。格林德沃突然离开让他们措手不及。
博恩斯女士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阿巴金德先生,还有各位,格、格林德沃一他、他一”
“你找到他的踪迹了?”
“还没有,”她看起来摇摇欲坠,不少还在场的巫师把视线放在她身上,“但我们确认了格林德沃带来的那些人的位置。”
“他们去了哪儿?我们不能让他们大规模聚集,布莱利奥带来的消息称,格林德沃当时聚集了将近五千人,就算是示威也太过分了。“
“世界各地。”博恩斯女士虚弱地说。
“什么?”
“世界各地!”她扯着噪子喊道:“那些人在六七百名核心圣徒的带领下,公开暴露巫师身份!粗略估计他们辗转出现在超过两干座麻瓜城市里。他们毫无顾忌地施展魔法,在城市上空飞翔一阿巴金德先生,魔法界彻底暴露了,无可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