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山村藥聖 ptt-第一百八十五章最毒婦人心閲讀

山村藥聖
小說推薦山村藥聖山村药圣
他毫不犹豫的就把视频暂停在了那一刻钟,他目视着张雨欣,毫不犹豫地指着屏幕说道:“张小姐还请你解释一下,你在这里停顿了两分钟的时间,都做了些什么?”
张雨欣看着监控录像里面的自己,心脏突突的跳动着。
“老陈,我没有做什么啊,我只是见厨师做的香上去看一眼而已。”她有些慌乱的解释道,不明白为什么老陈竟然会怀疑自己,不过是两分钟的时间,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呀?
张邦国的脸色铁青,“陈总,你怎么能怀疑我的女儿呢?两分钟的时间,她如果要撒药粉,也来不及搅拌均匀呀。”
陈亦笑着摇了摇头,“我有说过那药不是粉末状的吗?万一是液体的随手撒上去就好了。”
听到这话,张邦国一愣,原本他还是信誓旦旦的,但是一回想起女儿这段时间一惊一乍的反应,他以为是因为关心弟弟,如今看来是另有原因。
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虽然想通了这个环节,但是张邦国并没有声张,他冷着脸吓退了陈亦以后,就自己闷头回了书房。
九尾狐狸大人玩腻了
终于同音词以为自己躲过了筛查,躺在床上还有些后怕,但却不知道张邦国早就暗地里与陈亦打电话,将当天的那盘鸡肉带给他去化验。
“张先生,这一份检测结果出来了。”
听到助理报告,张邦国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快步的走向电脑,当他看到鉴定报告的时候,心跳加速,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
事实证明,那日下在鸡肉里面的药物与陈亦之前所中的药物一模一样,这样一来就没有任何可以抵赖的了,张家能够使用它的人只有一个人,张雨欣。
张邦国立马将张雨欣召唤了过来。
“雨欣,你给我老实说,那天你到底干了什么?”张邦国一脸严肃的说道。
张雨欣的脸色一变,“爸爸,你说什么?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你可不能冤枉我。”
张邦国冷笑一声,“你不承认是吧,很好,我就不相信你不承认。来人啊,把雨欣给我抓起来。“张邦国大喊着,立即就有几名保镖冲了进来,将张雨欣按倒在地。
张雨欣拼命的挣扎着,“爸爸,爸爸,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么残忍。”看着自己的父亲将自己到地下室,而且还要抓起来审讯,她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栽了,而且是彻底没有了翻身之地。
看到自己的女儿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张邦国的脸色一片冰寒。
全能法神
以往他忽略的细节纷纷涌上了脑海之中,这时,陈亦埋的那颗定时炸弹,就显露出来了,张邦国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命人调查起二十五年前的事情,自己究竟是如何不举的。
不仅如此,他还在自己房间之中搜到了摄像头,更加坐实了张雨欣陷害自己的真相。
文九晔 小说
看到那段录像,张邦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拿起桌上的一只杯子狠狠的砸在地上,“畜生,畜生啊,居然敢害我,真是胆大包天啊。”看到这个样子,陈亦心中暗喜,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张雨欣,你就等着被张邦国打死吧,哈哈……
张雨欣被抓到警察局的时候,她看到了那个一脸冷笑的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陈亦,而她,竟然忘记了这件事情,这让张雨欣懊恼无比。
“张小姐,你涉嫌故意伤害罪,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工作。”警察一板一眼的说道。
张雨欣咬着牙齿,她恨死这个陈亦了,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自己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看着张雨欣一副愤恨不平的表情,陈亦心中暗暗地高兴,张雨欣,你就等着吃牢饭吧,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当初对我所做的一切的。
“你放心吧,你父亲还有我已经跟这边打好招呼了,他们会认真对待的。”陈亦的脸上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
他的话变相的告诉张雨欣一个事实,她再也没有任何的特权,张家将她当做成了一枚弃子。
张邦国,我就算是死了,我也要拉着你一起陪葬。
……
张楚江昏迷了整整五天之后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睁开双眼第一时间就是看到了躺在自己床头上的父亲,张邦国立马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儿子怎么样,你赶快身体好点了吗?”
看着满脸担忧的父亲,张楚江露出了一丝笑容,“爸爸,我已经没事了,您就不用担心了。”
看着张楚江脸上的笑容,张邦国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澎澎豐 小說
“爸爸,雨欣呢?她怎么样了?”张楚江想到自己的姐姐,平日里她对自己那么关心,怎么现在却看不见她呢?
听到这句话,张邦国叹了一口气,“唉……她被警察抓走了。”
“爸爸,您说什么?雨欣被警察抓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姐姐会被警察抓走?”
张邦国叹了一口气,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自己的儿子,知道真相的他震惊不已,这件事情,自己没有想到居然会是雨欣搞的鬼。
罪恶的人最终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张楚江不想再过多追究了,现下治好自己的病才是最重要的。
好在陈亦公司的药物顺利的研发出来了,一批实验者刘祥强已经完美痊愈,现在她正推着推车来到了张家父子的面前。
今天的陈亦带了一副金属框的眼镜,白炽灯的灯光通过影片反射在他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给陈亦带来了一种为人冷漠的感觉。
看到他这副样子,张家父子同时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人太过危险了,好在他们后来与对方达到和解,要不然他们张家说不定真的会毁在对方的手里。
久经沙场的张邦国下意识的身体向后瑟缩着,看着陈亦手向自己伸过来,他就更加害怕了。
“陈……陈总您要做什么?”
张楚江皱眉看着陈亦,他不喜欢自己的父亲害怕对方。